第9章 一劳永逸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9章 一劳永逸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章 一劳永逸

  谢于归从房中出来之后就去寻到了那大夫,问清了姓名之后,让阿来给了他五十两银票。

  “这丫头虽然招了,可找东西还得要需要些时日。”

  “这几日还得麻烦徐大夫收留她,等着东西寻回来后,我就让人将人带走。”

  那大夫心中惶惶,生怕惹了祸事。

  谢于归道:“你放心,她断了腿又浑身是伤,只要你不告诉旁人,就不会有人知道她在你这里。”

  “你只要收留她几日,这些银子就是你的,等她离开之后,你也不会招惹任何麻烦。”

  那大夫想了想珍珠动弹不得的模样,再看着谢于归手头白晃晃的银票,到底没忍住贪心,伸手拿过之后说道:“小老儿只负责看病,别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这是自然。”

  ……

  离开医馆之后,谢于归回了马车之上就摘了幕笠,脸色却冷了下来。

  “小姐不开心。”

  阿来蹲在车辕上朝着马车里看。

  谢于归说道:“阿来,你说你家小姐要是被狗咬了,那狗还故意死皮赖脸的恶心她,你家小姐该怎么办?”

  阿来歪着头:“打死?”

  谢于归冷笑。

  是该打死!

  要是顾延真像她想的那样,早就已经回了京城,甚至还眼睁睁看着谢于归被人算计。

  或者是他索性就想借这次机会摆脱谢于归,成全了他那白月光,甚至还借机算计林家和谢家。

  那她不弄死那个混账玩意儿,她就对不起那个可怜的姑娘。

  谢于归手指摩挲着狐氅边缘。

  想要知道顾延是不是在京城倒是容易,只要盯着顾家姐弟和翁清宁就行。

  这要是放在以前,她想做什么大可吩咐下去,有的是人让她差遣,可是如今她身边除了一个阿来之外就没有任何亲信。

  如果找谢家人帮忙,固然可以查清楚。

  可怕就怕顾延一直防着谢家让人盯着,到时候稍有动静,顾延朝着暗处一缩,再想把人抓出来就难了。

  如果不想惊动顾延又要找人,那就只有拿银子砸。

  这京中最不乏的就是缺钱却消息灵通的人,可问题是谢于归的私房银子早就贴补了顾家人,而嫁妆都是大件,一旦动了怕是满京城都知道了。

  至于问显安侯府拿钱…

  显安侯府就是表面光,拿个千八百两的还没什么。

  可要拿的太多,别说他们拿不出来,就算拿的出来显安侯也一定会过问。

  而且谢于归想跟顾延和离,要离开顾家,之后说不准还得跟显安侯府闹上一场,等脱身之后她这种喜欢享乐的人日常生活也受不得委屈,到时候少不了花用银子的地方。

  总得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才成。

  谢于归轻叹了口气。

  想她当年金奢玉辇,锦衣罗缎,什么时候愁过钱财。

  她还记得她那个倒霉弟弟当年听了玉修山那老和尚的话,就连提前打造的棺椁都是纯金的,生怕他们杀孽太重老死之后去到地下会受委屈……

  等等!

  棺椁?陪葬?

  谢于归摸了摸下巴,照她那倒霉弟弟的性子,知道她喜欢享受,她当年的陪葬品应该会极为丰盛吧?!

  如果能……

  谢于归眼儿一弯,脸上的愁云惨雾瞬间散去,兴奋的脸颊都有些泛红。

  她双手一拍对着外面道,

  “阿来,驾车!小姐带你寻宝去!”

  ……

  谢于归让阿来驾车在京中绕了一圈,径直去了西斮巷。

  主仆二人未曾去正门,而是将马车停在了后门外不远处的树下。

  谢于归蹲在车轮边上捣鼓了一会儿,就趁着无人留意之时带着阿来直接离开。

  两人没惊动任何人,重新雇了车在城里买了些东西之后就径直出了城,等到了城外时就直奔玉修山,上山之后便以香客为名住进了大佛寺里。

  大佛寺中常年都有香客,而其中就有认识谢于归的人。

  谢于归“满面愁容”的和前来上香的刘御史家的夫人说了几句话,又碰巧在礼部侍郎家的老夫人面前,央求着寺中替她通传与言诲大师见面时掉了几滴眼泪。

  不出半日,整个大佛寺中留宿的香客都已知晓。

  那显安侯府的世子夫人又来了寺中,听说是想要求见言诲大师,替那她那失踪已月余的夫君算算吉凶。

  听闻那世子夫人眉眼愁苦,面色苍白。

  哪怕未曾嚎啕大哭,可消瘦许多的身形,还有一提起顾世子失踪之事便强忍着眼泪的模样,都叫人知晓她有多牵挂那位世子爷。

  言诲大师甚少见外人,被寺中拒绝后,谢于归也不肯回京,反而在寺中住了下来,还亲自抄经礼佛说想要替她夫君祈福,只求佛祖能保佑他平安归来。

  众人皆是感慨谢于归深情,直道顾延好福气。

  谢于归闻言只说她与顾延鹣鲽情深,又不断提及顾延和顾家人的好,让所有人都觉得,那顾延也是个疼惜媳妇之人,否则怎能叫谢于归对他这般情深不悔。

  等与入夜时与刘御史的夫人说了会儿话,被她安慰着说了几句顾延定会回来的好话,再回到房中关上房门时。

  谢于归脸上的愁容便瞬间消散。

  她揉了揉有些发僵的脖子嘀咕道,

  “这刘夫人的话可真多。”

  “找别人?”阿来上前替她揉着脖子。

  谢于归笑:“找别人可不成。”

  别人没有刘夫人那么能言善道,也没她那么热心肠。

  “好啦,别揉了,快去换衣裳。”

  谢于归拍了拍阿来的手道,“等天色再暗一些,咱们就偷偷出门。”

  阿来点点头,走到一旁将之前准备好的夜行衣套在身上,又把随身的匕首放好后。

  那边谢于归也把要用的东西准备好了,身上换上了和阿来同样的衣服,将一头青丝挽起来扎紧。

  等外间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后,二人才将门栓插上,蒙上黑巾从后窗翻了出去,然后在谢于归的带领之下熟门熟路的绕到了大佛寺的斋堂那边,避开了职守的僧人后走小门出了寺中。

  二人没去别的地方,而是径直朝着大佛寺后山走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