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宣召入宫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66章 宣召入宫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6章 宣召入宫

  陈芳说道:“听说当时顾临月叫嚣的厉害,口口声声说谢氏红杏出墙,结果后来才知道是一场误会,只谢氏当时被气得吐了血,听说还是被人抬回去的,回府之后就请了大夫。”

  安阳郡主惊愕:“这事儿我怎么没听说?”

  陈芳道:“你哪能知道,顾家和林家一起将事情压下来了。”

  “我族兄他们本就闯了祸,将人逼得吐了血,而且又有顾家林家一起出面,他们哪敢把事情到处说,我也是听我那族姐提了一嘴才知道的。”

  赵姮听着陈芳说的这些之后简直一言难尽,她原本以为那顾临月之前做的事情就够极品了,哪想到那居然还不是上限。

  她不由说道:

  “那顾临月是不是脑子进水了,别说谢氏跟林诤没什么,就算真有什么,这抓奸的事情能大张旗鼓吗,她也不怕累的府里跟着丢人?”

  谁家有这种事情不是悄悄按死生怕被人知晓。

  她这是恨不得闹的人尽皆知呢?

  安阳郡主闻言冷嘲说道:“她要是有脑子,也干不出来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情,我可是听说那谢氏还替顾家世子日日祈福,以血抄经,顾家人这么对她,她图什么呢?”

  陈芳摇摇头:“谁知道呢。”

  安阳郡主也觉得自己想不通,她向来不是个舍己为人的性子。

  幼时皇权被韩家人夺走之时,她跟着祖父和府中人过了很长一段憋屈的日子,可等后来皇叔夺回皇权,天下重归李姓之后,因为有她姑姑在,皇家的女儿就没过的委屈的。

  她姑姑虽为女子,可性子张扬。

  安阳没少挨她的揍,可到底还是羡慕姑姑,有样学样也不是个会忍气吞声的主儿。

  在安阳郡主眼里,要是有人敢吃着她的拿着她的还对她不敬,甚至还算计着她的命,别说要银子,鞭子还差不多,她非得揍得她生活不能自理不可。

  安阳郡主摸了摸那雪狐斗篷说道:“不过那顾临月也真够讨人厌的,等下次再见到她时,我非得扒了她那层装阔的皮,没银子还敢跟我抢东西,也不嫌丢人。”

  赵姮闻言笑道:“那可有机会呢。”

  “太后寿诞,宫中虽不大摆可陛下不是要设宴吗,到时候想办法让她进宫去炫耀呗,等她跟人得意自个儿时,你呀就穿着着这斗篷在她眼前一晃,保准能气得她吐血。”

  安阳郡主眼前一亮,笑嘻嘻的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。”

  陈芳瞧了她们一眼:“太后寿诞可是好日子,你可别闹事儿。”

  “哪儿能。”

  安阳郡主说道,“我就是气气她,别的也不做什么。”

  还有那谢氏。

  她就没见过这么窝囊的主儿,等那一日最好也能叫进宫里找个机会劝几句,这被人吃干抹净欺负到了骨子里,怎么就能这么蠢的?

  ……

  胡辛再来见谢于归时,已经是好几日之后。

  她来时未曾避开外人,反而是堂而皇之的进了顾家。

  等谢于归听着外人禀报过来时,瞧见胡辛也忍不住惊讶。

  胡辛朝着她笑了笑,这才说道:“顾少夫人,我是来替太后娘娘传旨的,三日后太后寿诞,宣召顾少夫人入宫赴宴。”

  谢于归:“……”

  太后传旨怎么会让胡辛来?

  见旁边安氏眼巴巴的看着她,谢于归说道:“只传召我一人?”

  胡辛说道:“太后娘娘闻听安阳郡主提起顾少夫人待世子情深,也感念世子为国征战功绩,所以传召您带着顾三小姐入宫赴宴。”

  “那我呢?”安氏脱口而出。

  胡辛看了安氏一眼,平声道:“今年雪势太大,各地灾情不断。”

  “太后不愿为一己之事兴师动众,所以宫中也不会大肆操办寿宴,且太后娘娘喜欢清静,只宣召了一小部分人入宫。”

  换句话说,安氏不够资格。

  安氏脸都青了,往年太后寿诞,陛下生辰,还有宫中宴会大办之时,安氏都是有资格能够入宫的,可是今年雪灾连绵,宫中不大摆宴席的事情她是知道的。

  安氏原本想着大家都不能入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顶多就是少一次谈资,可谁想到太后居然单独召见了谢于归和顾临月,反而是她这个当家主母却半点未曾提及。

  显安侯脸色也是有些不好,任谁被这般越过心里也不会好受。

  胡辛却未曾多看安氏,只是对着谢于归说道:“太后娘娘还有些事情交代,不知道顾少夫人可能借一步说话?”

  谢于归点点头:“此地寒凉,正好我前些日子得了些好茶,大人若不介意不如去我院中小坐,正好我以前鲜少入宫,也有些事情想要请教大人。”

  胡辛自然求之不得。

  安氏想要跟着过去时,直接被阿来拦了下来。

  阿来虎视眈眈的瞧着她,大有一副她跟上去就折了她胳膊的架势,等瞧见谢于归头也不回的走远之后,阿来才转身追了过去,安氏瞧见她们离开的背影气得直跺脚。

  “这个谢氏,她简直目无尊长!”

  太后娘娘召见是多大的幸事,就算不能带着她,谢于归也该带着婉心啊。

  婉心刚说了亲事,要真能入宫赴宴,回头出嫁之时也能多几分底气。

  安氏碎碎念念的骂了几句,显安侯却是不耐烦道:“够了,你想让人把你当长辈,那你倒是有个长辈的样,你看看你自己像个什么?”

  安氏这段时间总被骂,闻言顿时回了句:“我怎么没有长辈的样了?”

  显安侯骂道:“你自己心里清楚,你是真的耳聋目瞎不知道外头传些什么,还是觉得你干得那些蠢事没人知道?”

  “我早知道你当不得事情,可没想到你这么蠢,我当初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蠢妇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显安侯懒得理会安氏,说完后一甩袖子就走。

  安氏想要追上去,可雪天路滑,她没将人追上,反而脚下一溜将自己给摔了。

  安氏瞧着显安侯头也不回,衣角划过游廊边没了踪影,她气得狠狠一锤地上,哪晓得一把捶在了石头上,疼的惨叫了一声,脸都扭曲了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