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断了她们银子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61章 断了她们银子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1章 断了她们银子

  顾谦的讨好,明明是他纵容,却被他视为谢于归不守妇道。

  谢于归为他抄经祈福,为他割肉取血病重深情,也成了阻挠了他和翁清宁的绊脚石。

  顾延行事下作对付自己妻子就已经足够让人恶心,如今竟然还为着一己私心就去动兰家之人。

  兰家上下为将,替大晋征战四方,兰玉荣更是少年英才顶好的儿郎,将来势必会成为大晋栋梁。

  谢于归怎能让他被顾延这种人给毁了。

  “兰家那边派人看着一些,别叫顾延伤了兰玉荣,他若动手直接将人抓了送去兰家,不必对他客气。”

  洪云点点头应下来后,才道:“那您这边可要拦着……”

  “拦着干什么?”

  谢于归说道,“我正愁着怎么才能将这场戏开场呢,他既然自个儿愿意搭台子,咱们自然得顺着她,你回头帮他一把,把台子搭的越高越好,定要将这场戏办的热热闹闹,最好人尽皆知。”

  她不让顾延身败名裂,她就不叫谢于归!

  洪云懂了谢于归的意思,点点头道:“奴婢明白。”

  谢于归扭头瞧见屋子里摆着的笼子,里头关着两只小白兔,瞧着绵软可爱,而旁边桌上还放着一束红梅,梅瓶下还压着一张小笺,上头是顾谦的字迹。

  照绿竹的话说,这东西是锦园那边的人送过来的,说是顾谦命人送来给她解闷的。

  嗤……

  谢于归撇撇嘴,她哪能看不出来,那骚狐狸就是输了阵仗不甘心,所以想要找回场子,只是他也真是蠢的厉害,眼看着顾延都打算朝着他下手了,他还送上门的给人递把柄。

  这顾家兄弟一个无耻,一个骚浪,当真是一家人。

  谢于归伸手掐了朵梅花瓣扔在桌上,又拿着帕子擦了擦手后,才对着洪云问道:

  “顾谦不是在查顾临月吗,查的怎么样了?”

  洪云说道:“二公子的人一直跟着三小姐,只是三小姐这几天忙着花银子,没功夫去順于坊那边,再加上世子也不让她去,所以二公子那边还不知道顾延回京的事情。”

  谢于归皱眉,她都将线索递到了顾谦手边了,他居然还没查到顾延回京的事情,反倒是让顾延先起了害人的心。

  谢于归瞧着顾家这一大家子有些不耐烦起来。

  这顾家终究束缚太多,做个什么事情总要顾忌一大堆。

  而且韩恕那边起疑之后,她总觉得留在顾家这里早晚得出事,得尽快解决了顾延和显安侯府顺利脱身之后好能离开这里。

  到时候京中若是危险了,直接离开京城另外寻个安宁的地儿。

  如今朝政安稳,皇帝也没什么麻烦,用不着她再留在京城,她正好也能四处走走,听说江南多美人,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在江南定居。

  谢于归说道:“你去推他一把,这唱戏总不能少了主角。”

  洪云点头:“好。”

  谢于归见那红梅碍眼,将其推到一旁之后,想着待会儿叫绿竹让人把那两只兔子剁了炖肉吃,这才对着洪云问道:“胡辛那边怎么样了,厉王府的人可还继续盯着?”

  洪云说道:“已经没有了,厉王府的人跟了统领几日,应该是没发现什么所以就都撤走了,只是统领怕是厉王府那边欲擒故纵,所以这几日没来见小姐。”

  “小心些是好的。”

  谢于归觉得胡辛做的没错。

  反正都在京城,早晚都能再见,反而是韩恕那边,那疯崽子要是起疑就难释怀。

  胡辛性子执拗,向来是认准一件事情就绝不撒手,可她如今却平白护她。

  万一韩恕察觉势必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谢于归摸了摸下巴,要不然让胡辛离京几日,好彻底歇了韩恕的猜忌?

  洪云说道:“对了小姐,统领让奴婢问您,您可要见见其他人。”

  洪云有些不太明白胡辛这话的意思,也不知道她口中的其他人到底是谁,她只是照着胡辛的话直接转述给了谢于归,可谢于归却是知道胡辛话中的人指的是谁。

  谢于归沉默了片刻,还是摇摇头:“不用了,你告诉胡辛不要跟其他人提起我,过去的已经过去,让他们好好生活,而且这里毕竟是京城,越多人知道就越危险。”

  若无韩恕那场杀戮,如果没有那场算计。

  她是想要去看看曾经那些旧人的,可是眼下这般情况还是算了,她不想搅了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安稳,也不想让韩恕和皇帝之间再起波澜。

  如今的大晋就很好。

  洪云得了答案之后就退了出去,而谢于归则是倚在榻上,看着窗外愣愣出神。

  再过几日就是太后寿诞了,别的人她是不想去见了,免得节外生枝,可是皇帝和太后……她还是想去看上一眼。

  也不与他们说什么,就远远瞧一眼就好。

  谢于归靠在窗边半晌,才扬声叫了绿竹进来。

  “小姐,怎么了?”

  “顾临月那边还剩多少银子?”

  绿竹想了想:“应该是不多了,前几日琥珀来要了三百两,这几天三小姐鲜少留在府中,不是听戏就是看曲的,还买了好些东西回来。”

  “昨天公子那头来要银子,奴婢照着小姐的吩咐没给,公子身边的人就找到三小姐那边,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三小姐就给了一百两银子。”

  “奴婢算了算,三小姐她们手头估计也就剩个几十两了。”

  谢于归扬唇:“她可真够会花的。”

  寻常人家二两银子就能过一月,顾临月短短大半个月时间,就前前后后从她这里拿走了千余两了。

  谢于归问道:“莲华楼那件金丝雪狐的斗篷也该制好了吧?”

  绿竹说道:“应该快好了,听说那日去的时候本就已经做了大半,估计这两日就该送来了。”

  谢于归笑:“断了顾临月的银子。”

  绿竹眼睛亮了亮,她可是听说了,那金丝雪狐斗篷价值千两白银,顾临月只给了一百两定金,这可还差着九百两银子的缺口。

  这个时候断了银钱……

  绿竹笑眯眯的答应下来。

  ……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