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恶心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60章 恶心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0章 恶心

  翁清宁眼泪滚落,声音哽咽。

  “我只是顾着知己情谊才帮你一把而已,怎就要落得这般人人喊打的地步?”

  顾延被她说的无言以对。

  他知道翁清宁不喜欢他,可是他喜欢她啊。

  从几年前初见之时,他就喜欢上这个心肠柔软善良的姑娘,他怎么舍得让她难堪?

  况且前几日翁清宁待他明明已经软和了不少,甚至偶尔还会给他回应,虽未答应他什么却也足以让他暗自欣喜不已,可今日之后,她怕是要更加疏远于他。

  顾延一时间恨极了那在暗处胡乱传言之人,更是厌恶极了占着他正妻之位,却还不安于室闹的京中沸沸扬扬的谢于归。

  她越深情,阿宁就越在意,而他就越发难以与她亲近。

  顾延只觉得厌烦。

  当初谢于归明明是个安分之人,连他未曾碰她也忍了下来,若早知道她这般闹腾,让的满京城都知道他们顾家私事,出征之前他就该先处理了她。

  见翁清宁哭得眼睛通红,顾延沉声说道:

  “我不会叫你落的那般田地,你放心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  翁清宁抬眼:“想什么办法,难道还能出去澄清不成?”

  顾延递了帕子给她,柔声说道:“当然不能澄清,谣言之所以是谣言,就是因为只经人口无人为证,可若真出面澄清,到时候反而让假的也成了真的。”

  “京中向来都是是非之地,各种流言蜚语从不少见,想要将此事压下去说容易也容易,只需有件更大的事情被人议论成为众人焦点就行。”

  “只要有人挡在前面,届时众人都忙着看新的热闹,自然也就没人再在意你我的事情。”

  翁清宁眼中满是疑惑:“更大的事情?”

  顾延眼神温柔,哪舍得让那些事情污了翁清宁的眼,只柔声说道:“你别管了,你只要知道我会想办法替你洗清名声,绝不会让人胡乱说你。”

  “阿宁,就算将来真要传言也是我对你求而不得,是我想要求娶于你,是我倾慕你多年只想娶你为妻,我会清清白白的去翁家提亲,绝不会让你沾染半点恶名。”

  翁清宁顿时羞恼:“你胡说什么呀你!”

  她跺了跺脚,瞪了顾延一眼后说道,

  “谁要你提亲,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了!”

  “是是是,你不喜欢我,是我喜欢你,我喜欢你好些年了,心心念念全都是你……”

  翁清宁脸上通红,又羞又怒的瞪他。

  顾延见她娇俏模样,一双水眸里还氲着水雾,俏生生瞪着他时脸颊绯红,他忍不住低笑出声,而翁清宁则像是忍不住羞似的,低啐了一声后,转身就带着身边的丫环跑了。

  等翁清宁走后,顾延脸上的笑容才淡了下来。

  他本不想这么快再对谢于归动手,可是阿宁善良,也太过在意他已经娶亲之事。

  他若是不能干干净净的脱身,就算得了显安侯的位置,阿宁也不会嫁给他。

  顾延想起这段时间从府中打探来的消息,还有顾临月与他说的那些顾谦与谢于归亲近,甚至百般讨好的那些事情,他和顾谦同在一府多年,哪能不知道顾谦的心思。

  顾延眸色微沉,谢于归也是个不守妇道的,否则明知道大房、二房不和,为何还与顾谦亲近?

  既然他们这么想要膈应他,那他就好好送他们一份大礼。

  这样既能摁死了顾谦和谢于归,又能让谢家理亏,再加上他手里握着的那些东西,足以让顾宏庆拱手将爵位让出来。

  他回来的也够久了,总不能一直藏在这里。

  阿宁就要议亲,他不能让她嫁给旁人。

  还有兰家……

  顾延想起翁清宁说,翁家要替他和兰家嫡子议亲的事情,眼里划过阴鸷之色。

  兰玉荣他是知道的,与他同时进入军中,前两年还抢了他本该晋升的官位,如今居然还肖想清宁……

  顾延开口叫了下人过来,低声吩咐了几句,等那下人离开之后,他才转身进了屋中,准备着几日后要做的事情。

  ……

  翁清宁这边离开那宅院之后就上了马车,脸上哪还有半点娇羞怒嗔之色。

  她看了眼手里的帕子,满脸嫌弃,要不是想要顾延替她解决外头的事情,她才不乐意敷衍他。

  兰家的人烦的厉害,一而再再而三想跟她议亲。

  她总得想个办法一劳永逸。

  “小姐,您不是喜欢厉王吗,那顾世子这里……”

  柳心有些不解。

  翁清宁扯扯嘴角:“厉王是厉王,顾延是顾延,顾延既然这般喜欢我,那让他替我清理一些我不愿意看到的东西,也是他的荣幸不是吗?”

  翁清宁丝毫不在意顾延去做什么,反正就算真出了什么事情也跟她无关,毕竟她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。

  翁清宁瞧了街头一眼,满是嫌恶的就将顾延给的帕子扔到了马车外,路上积雪混着泥浆很快就将那云锦帕子染的漆黑,而翁清宁则是朝外说道:

  “回府。”

  ……

  显安侯府之中,谢于归团在榻上抱着羊绒毯子,听着洪云说着順于坊那头的事情时,就跟听戏似的。

  当听着洪云说翁清宁三言两句就糊弄的顾延对她兰家嫡子起了杀心,想要再次算计她和顾谦,好能让他自己清清白白脱身迎娶翁清宁。

  可翁清宁从头到尾却没允诺他半句,甚至口口声声说着不喜欢他。

  “蠢货。”

  谢于归轻嘲了一声后,杵着下巴说道:“这男人还真是贱的慌,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,不过这翁五小姐倒也有唱戏的天赋,她若开个场子指不定能天天爆满。”

  洪云说道:“小姐,顾延那边已经动了手,奴婢要不要拦着?”

  谢于归眸中带着些冷色,之前她还只是怀疑鹿予楼的事情和顾延有关,可如今几乎可以肯定,那事儿就是出自顾延之手。

  顾延从不会去想他故意拖延婚事,明明心有所属却舍不得谢家助力不愿得罪谢家的不耻,不去想他明明娶了谢于归却冷漠相对背信弃义的不堪,只会将所有错处全放在旁人身上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