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母老虎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44章 母老虎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4章 母老虎

  胡辛对着许四隐时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,只睨了他一眼就将短剑收了回来:“要不是这样,我非得剁了他脑袋。”

  季三通:“……母老虎!”

  胡辛抬头。

  季三通朝后一缩:“我什么都没说!”

  胡辛冷哼了声。

  许四隐上前走到胡辛身旁,见她风尘仆仆的模样,连身上的外衫都还没来得及换,上面还沾满了雪化之后的积水,他说道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不是说还要在江阳待上几日。”

  胡辛说道:“我接到消息说有人闯了长公主陵寝,就连夜赶了回来,没想到入城之后看到长公主府也被盗了。”

  她语气极为不好,

  “你们去抓人,抓到了没有?”

  许四隐知道胡辛有多在意长公主,对于她这般冷漠模样倒也没在意,只是摇摇头:“已经搜过整个荣和坊了,就连周围几家府邸也都找过,没抓到人。”

  胡辛皱眉看他:“不是说已经下令封锁了整个荣和坊,不会叫人跑了?”

  季三通在旁插嘴:“封是封了,可那女贼蒙着面,又不知道到底藏在哪家,荣和坊里那么多人,总不能一个个抓回来审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能?”

  胡辛冷声说道,“抓回来,挨个打,我就不信审不出来。”

  季三通无语。

  许四隐知道胡辛的性子,也是有些无奈,他低声劝了句:“荣和坊里住着的都是朝中大臣,光尚书就有两位,五寺占了一半儿,连带着还有几位顶着爵位封了诰命的。”

  “只是前往搜查他们自然不敢拦着,可真要将所有女眷家仆全部带回来严审,别说他们同不同意,就是牢里头那也装不下。”

  许四隐说道:

  “如果有真凭实据知道人在哪里,王爷早就已经下令拿人了,可眼下只知道人进了荣和坊,不知去处。”

  “王爷为着长公主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可陛下那边却绝不会答应,这两年朝中好不容易才安稳下来,总不能为着个小贼就真掀了京城?”

  胡辛紧抿着唇。

  昭帝和厉王之间的关系只有他们最为清楚,二人之间那微妙的平衡也全赖着长公主的死,她想起长公主去时的模样,只觉得喉间一片苦涩。

  半晌,胡辛才沉着眼道:“就没有半点方向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有。”

  许四隐皱眉看向季三通,而季三通说道:“我们这次是没找到人,但是我总觉得有个人有些奇怪,之前皇陵被盗的时候她就在玉修山上,这次她又在荣和坊旁边。”

  许四隐看着季三通:“你是说顾少夫人?”

  季三通点点头。

  许四隐道:“你不是已经试过了,不是她?”

  “我只是试过不是那个丫头,可这会儿想起来,她身边不会只有一个丫头吧?”

  季三通说道,“王爷不是说了,今儿个跟我交手那人应该就是那天偷入皇陵的两人之中的一个,那天入皇陵的也是两个女人。”

  “皇陵出事之后,你就带着人将整个玉修山都封了,绝不可能有人逃了出去,而唯一可能混出玉修山的,就只有在大佛寺里上香的那些香客。”

  那些香客大多都是京中贵人,当夜受了惊吓,第二天就匆匆下山。

  能混在其中避开鹰卫搜查,又能遮掩身份的,也就只有那些人。

  季三通看着大大咧咧,可心思却细:

  “那谢氏当时就在大佛寺,身上还有血腥,今儿个夜里又在荣和坊附近,哪有这么巧的事儿?”

  “我之前没细想,可后来想想那小贼知道有人追她,怎么可能真把人引到家门口,顾家离荣和坊最近,拐条街过去就是,那小贼能在追捕的人眼皮子底下藏匿,最有可能的就是荣和坊附近那几家。”

  “而这些人里唯一跟大佛寺那天有关的,也就只有那个谢氏了。”

  许四隐闻言皱了皱眉。

  胡辛却上了心,直接道:“哪个顾家?”

  季三通道:“就显安侯府那个。”

  胡辛闻言转身就走。

  季三通连忙道:“哎,你干什么去?”

  胡辛却没回她,只快速踩着地面腾空纵上了房顶,不过片刻就消失在了他们眼前。

  许四隐见状沉声道:“你瞎胡说什么?你又不是不知道胡辛对长公主的事情有多在意,但凡沾点边她都不会轻易放过了那人,那顾少夫人的事情还只是你猜疑并无实证。”

  “万一要是巧合,胡辛去了真伤了人怎么办?!”

  季三通闻言嘟囔:“我就是说说……”

  胡辛那女人小气的很,他提顾家不过是想要她知道,他们是真的去查了,哪知道胡辛自个儿又去了。

  许四隐瞪了他一眼:“胡辛回来之后怕是连王爷都还没见过,她这一去要是惹出事儿来,有你好受的。”

  季三通转身就走,被许四隐抓着后领子拉了回来,

  “你干什么去?”

  季三通道:“我去拦着她啊,这母老虎要真把人弄死了怎么办?”

  许四隐没好气道:“这会儿知道急了,早干什么去了?”

  他沉着脸说道,

  “胡辛应该是去看看顾少夫人,轻易不会动手,咱们先进去跟王爷回禀今夜的事情,王爷还等着,后面的事情先问过王爷再说。”

  季三通一想到进去之后自家王爷会有什么反应,瞬间垂了脑袋。

  他怎么这么倒霉。

  ……

  胡辛轻功极好,到了荣和坊外间的时候还看到有鹰卫藏身在各处守着附近。

  她辨别了一下方向,直接就寻到了显安侯府。

  胡辛虽然讨厌季三通二人,却也知道厉王绝不可能轻饶擅闯长公主府的人。

  他们既然已经来查过这里,就势必不会放过可疑之人,可最终什么人也没带回去,怕是根本没找到证据。

  胡辛望了眼显安侯府,并没有直接进去,反而绕着整个显安侯府转了一圈,又来回从荣和坊到显安侯府最近的几条路线都走了一次,最后才停在了其中房梁上,看着上面的脚印脸色阴沉。

  那脚印极深,显然腾挪时留下的。

  夜里虽然有雪也已经遮掩了一些,可仔细看时却依旧还能看到痕迹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