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把他当了猴儿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30章 把他当了猴儿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0章 把他当了猴儿

  顾谦之前还有些怀疑,昨儿个谢于归戏耍他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误会。

  可如今看来,他那大嫂分明就是故意的。

  谢于归哪里是什么单纯软绵的小白兔,她就是只俏狐狸,还是知道扮猪吃老虎坑死人不偿命的那种。

  顾左也是惊讶不已,少夫人之前瞧着可不是这样子,她怎么会做这事儿?

  可是那徽墨的确是他亲自送去芙蕖苑的,包了东西也没让任何人知道,外头就算见到他了也不该知道送了什么,除非少夫人自己说出去的。

  顾左问道:“那公子,三小姐那头…”

  顾谦直接翻身上面,等坐在马身上后,抓着缰绳冷声说道:“叫人给她送五十两银子过去,旁的不必理会。”

  “可夫人那里……”

  顾左担心,“表公子这事儿也还没过去,不好好安抚三小姐的话,万一她把之前的事情抖出去……

  顾谦闻言却是面色不变:“她不敢。”

  安向银的事情谁看到了,就算真做了什么跟安氏有什么关系?”

  要是出事那天顾临月紧咬着不放,非得让安氏他们说出个好赖来,拿着证据不撒手,他或许还会觉得麻烦,说不得要好好安抚顾临月一番,免得她闹出更大的乱子来。

  可现在时过境迁。

  珍珠死了,翡玉也被发卖了,就连安向银都已经被打发回了安家,昨儿个连夜给定了桩婚事。

  侯府里上下都已经被封了口,知情的也都是顾家的家生子,没有他们的吩咐谁敢把那夜的事情说出去半句,就算顾临月出去嚷嚷,谁会信她?

  况且与人私会可不是什么好事,哪怕她没做什么沾上一些也够她受的。

  她要是真蠢的四处嚷嚷,毁的也是她自己的名声,到时候总有人会教她做人。

  “你让人把银子送过去后,不必理会她。”顾谦说完顿了下,又道,“她要是追问起来,就说我买完徽墨之后手头紧,等下次宽裕了再给她。”

  谢于归想要闹腾他,他难道就不知道祸水东引?

  顾谦可不是什么好人,知道谢于归故意戏耍他后,就觉得当初谢于归待他亲近,瞧着他百般示好她自个儿摆出柔柔弱弱懵懂无知的样子,说不定都是耍弄着他玩儿。

  就好像他自得自己将人当成了随意摆弄的玩具,没想到转眼才发现自己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个逗趣的玩意儿。

  顾谦眼里浮出阴云,磨了磨后牙槽。

  向来都只有他戏耍别人的,没想到有朝一日被人当了猴儿。

  顾谦想着去一趟芙蕖苑,可忍了忍还是停了下来,他那个好大嫂这会儿指不定等着看他笑话,他要是现在过去能干什么,难不成追问她为什么戏耍自己?

  凑上去暧昧的是他,故作亲昵撩拨的也是他,时不时卖弄一下上前讨好与她亲近的还是他。

  他要是真过去问了,他真怕谢于归能撕破了脸当场嘲笑他一番,到时候丢人现眼的还是他。

  更何况被人耍的团团转这么久,顾谦哪里能甘心?

  顾谦抬头看了眼显安侯府的大门,对着谢于归生出几分认真来,他就不信了,顾延都已经快死在外头了,他还拿不下这么个女人。

  想起之前觉察出来鹿予楼的不对,顾谦对着顾左说道:

  “你去查查顾临月最近都跟谁走的近,还有,鹿予楼那天,陈家的人怎么会出现在那里,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引他们去的。”

  顾谦不信是巧合,说不得顾临月也是被人给利用了。

  那利用她的人到底是为了谢于归和林诤,还是他们顾家?亦或是谢家和林家?

  谢于归既然不是小白兔。

  想要让她动心自然就得换个法子。

  顾谦说道:“往后府中的事情无论大小都要告诉我,特别是和芙蕖苑有关的,一件都不许漏了。”

  ……

  顾临月在锦园里等了又等,顾谦都不见回来,而没有顾谦的吩咐,不管她说什么锦园的的下人都不肯将她放进屋内。

  最终她在游廊上站了一会儿,冻的脸都青了,只能跺着脚先回了自己院子。

  等她回去后没多久,锦园就有人过来,还没等她露出欣喜之色,那人就直接拿了五十两银子出来,还将顾谦那番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。

  顾临月脸上僵住,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一小袋银子:“就五十两?!”

  他打发要饭的呢?!

  谢于归都给了徽墨,轮到她就五十两了,五十两银子能干什么?!

  锦园的下人听着顾临月这话险些没忍不住呸她一口,现下寻常人家一个月也不过二两银子,五十两还嫌少吗?真是大家小姐不知柴米油盐贵。

  他早得了顾左的吩咐,笑着说道,

  “三小姐,二公子最近手头实在是紧,那俸禄也都用了给少夫人买那方徽墨了,二公子也想多给您一些,可实在是拿不出来,这些银子都是二公子挤出来的。”

  顾临月难得聪明了一回,瞪着那人道:“二哥没有,二婶也没有吗?”

  安氏可是管着整个显安侯府的中馈,那库房里怎么可能会没银子。

  谢于归那女人随口说要买下人前后就已经从帐房拿了一千两银子了,他们居然拿五十两就想打发了她?!

  顾临月气的口不择言:“二婶哄了我让安向银害我的事情我还没找她,如今她连点银子都舍不得给我?”

  “三小姐说什么呢,您和表公子有什么事情?”

  锦园那人闻言满脸诧异,

  “表公子虽说在咱们府中暂住了几日,可一直都呆在前院从不曾入后宅,而且他早就回了安家去了,夫人怎么可能会让他害您?”

  “再说表公子已经跟人订了亲,那亲事就定在年尾,对方也是清白人家的姑娘,三小姐可别说这种容易叫人误会的话,免得回头让人误会了您和表公子有些什么,那就不好了。”

  定亲?!

  顾临月瞪大了眼,满脸不敢置信。

  安向银昨天才被送回安家,今天就定了亲,而且这人的话是什么意思?

  二婶不承认之前害她跟安向银的事情?还是吃干抹净就想耍赖当没做过?!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