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白眼狼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24章 白眼狼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4章 白眼狼

  谢于归想起那日刚醒过来时,属于原主的那股几乎灭顶的绝望和痛苦,眸中泛着冷意。

  原主是真的喜欢顾延。

  几年婚约,哪怕顾延一拖再拖,她也未曾想过要另觅良人。

  成婚之后,明知道顾延骗了她,知道他心有所属,甚至顾延对她百般冷漠,可她却依旧向着顾延,不仅帮他遮掩,还将他一双弟妹当成亲弟妹一般护着。

  谢于归极为不喜原主这般委曲求全的性子,她自己睚眦必报,有人敢这么对她她非得弄死那人不可,可也不得不说原主对顾延和顾临月他们是真的好。

  只可惜。

  再委曲求全极力讨好,那兄妹三人也感觉不到

  白眼狼是没良心的。

  谢于归性子的转变总要有个由头,她抬眼看着余氏,认真说道:

  “鹿予楼那天虽说没闹出大事来,可万一呢,万一那时候我没反应过来,没有将事情按下去,真被顾临月抓住了什么把柄,那会有什么后果?”

  “我会身败名裂,林诤也会前程尽毁。”

  “林家会因此与谢家结仇,恨我毁了他们的儿子、他们的家声,而谢家也会因我遭人耻笑,百年清名毁于一旦。”

  “如我们谢家这般氏族,伤一人便可毁百人,族中未入仕的儿郎,未出嫁的姑娘,就连那些已经嫁了人的谢氏女、在朝为官的叔伯也都会遭我连累。”

  谢于归声音微哑,神色却冷静至极。

  “我若只有一人,自然怎样都行,可我还是谢家的女儿,我还有亲人宗族。”

  “我不能叫人踩着我的脸拉着谢家替我陪葬,也不能让人拿着我的命去伤了谢家的人,哪怕那人是顾家的也不行。”

  原主性子软,天真又单纯,可她不是真的傻。

  那一日谢于归占据这身子之时,原主意识消散之前心中最后残留的念头,就是怕自己牵连了谢家。

  余氏满脸动容的看着谢于归,从未想过当初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子,会说出这番话来。

  “你这是……”

  余氏忍不住红了眼,“那顾家人到底是什么虎狼窝,叫你一个小姑娘变成这般模样。”

  明明当初那般软绵的性子,如今却也生了刺,

  “早知道如此,当初就不该让你嫁去顾家!”

  谢于归知道这个大嫂是好的,而且她当初也是反对谢于归嫁给顾延的,只有些事情不遂人愿。

  她扶着余氏坐下后后,柔声说道:“人总是要长大的。”

  “大嫂你别担心我,我是真的想通了。”

  “世子能回来自然最好,可他若是回不来,我也会多为着自己着想。”

  谢二夫人周氏站在门外,她听说了大门口的事情匆匆赶过来时,就刚好听到谢于归最后那几句话。

  天知道自打顾延失踪的消息传来之后,谢于归整个人就跟失了魂一样,怎么劝怎么说都不听,谢二夫人日日挂心的就是这个女儿,怕顾延真死在了外头,女儿也跟着去了。

  如今听着这番话,谢二夫人眼里险些落泪,忍不住推门而入。

  “你能这么想,娘也能放心了。”

  “娘。”

  谢于归连忙起身,那边余氏也连忙想要站起来。

  谢二夫人红着眼睛上前,虽然拉着谢于归的手,开口却是先对余氏说话:“你快赶紧坐着吧,都这么大的肚子了,做什么还这么风风火火的。”

  “我不过小睡了一会儿,外头有什么事不能让人来叫我去吗,雪天路滑也不怕伤着你自个儿。”

  余氏说道:“我这不是担心妹妹。”

  谢二夫人知道余氏是个好的,她拍拍余氏的手道:“我知道你疼她,可也要多顾及自己,这手这般凉,待会儿记得叫人再加盆银丝炭来。”

  “攸宁前几日还说你胃口不开,我让徐婆子去了你母亲那一趟,问了些你以前爱吃的东西,叫她学了回来,等晚些就让她给你做了送过来。”

  谢家二房共有三个孩子,除了谢于归外便是大哥谢景州,小弟谢明羽。

  谢景州如今二十有三,在翰林院当差,攸宁便是他的表字,而小弟谢明羽今年刚刚十三,在谢家族学里进学,正是调皮捣蛋鸡飞狗跳的年纪。

  余氏心中微暖:“夫君就是随口一说,怎还劳娘记挂。”

  她性子直接,却也懂得好赖。

  就是因为夫君和婆婆处处念着她,也愿意对她好,她才舍不得叫小姑子吃半点亏。

  见谢二夫人红着眼,余氏也知道她是担心谢于归,便笑着说道:“娘,您是没见着,小妹这次回来性子可变了许多,比以前强了。”

  谢二夫人拉着谢于归坐在一旁,闻言道:“变了好,变了好,性子强些才不吃亏。”

  她方才来的晚了些,没听到余氏和谢于归之前说的话,自然也不知道鹿予楼的事情,她只是见谢于归精神比之前她去顾家探望时要好了些,这才说道:

  “我这段时间心里一直都不安宁,总怕你会出事,又担心你为着世子伤怀,如今你能想开了就好。”

  谢二夫人拉着谢于归道,

  “嬿嬿,娘也只盼你能好好的。”

  谢于归神情愣了下,仿若听到有人叫她“晏晏”,可转瞬才想起来,谢于归的小名叫嬿嬿,取自嬿嬿如春,美好之意。

  虽然不同字,可同音的称呼,却让她软和了眉眼。

  谢于归与谢二夫人说着话,迟疑了下还是没有将顾延活着的事情告诉她们,倒不是不信任谢家人,只是谢家这般疼爱谢于归。

  若他们知道顾延已经回京,还曾那般欺辱自家女儿,必会忍不住去寻顾延。

  没抓到真凭实据,顾延就算现身也大可言辞推脱,罪不至死。

  可谢于归却是个睚眦必报的,那顾延负了原主,若鹿予楼的事情真是他所做,他害的原主身死,那她必要叫他千百倍的还给原主,只是教训一顿怎么足够?

  原主的命赔在那兄妹手里,她绝不会轻饶了他们。

  可是在谢家人眼里,谢于归却还活着。

  他们就算再疼爱原主,怕也接受不了她的一些手段,也不会将顾延置于死地替自家女儿讨回公道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