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可笑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23章 可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3章 可笑

  陈家和林家不和,巴不得林家人倒霉。

  鹿予楼那天“抓奸”的人中就有陈家的公子小姐。

  那陈家的人突然提及此事,或许是真喝多了酒醉后胡言,也或许是想要趁机挑拨谢家与顾家关系,顺道再将林家人拉下水。

  可甭管他到底为着什么,这本该压下去的事情到底还是传了出来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你大哥听说这事儿后,昨儿个气得一宿没睡着,还得瞒着父亲和祖父不敢叫他们知道,要不是昨天太晚,今天早上他又有要事不得不去当值,他早就冲去顾家掀了他们房梁顶子了。”

  “你大哥本是让我先去顾家看你,没想到你就回来了。”

  余氏说着说着就越发气了,想着他们在府里时千娇百宠的姑娘,嫁去顾家短短三月就成了半个寡妇,男人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,如今还叫顾家人这般欺负。

  她就柳眉倒竖,一双眼睛里都像是要喷火,

  “你说说你,这么大的事儿也敢瞒着我们。”

  “我们把你嫁去顾家不是叫你去被人欺负的,你是觉得娘家人都死完了,还是没个活人替你出头,才叫你忍气吞声活活把这事给咽了?”

  谢于归被余氏训的抬不起头,可她也知道余氏是怒其不争,要换成她有这么个受了委屈还眼巴巴朝下咽了的妹子,她非得拎着棍子打断她腿不可。

  谢于归怏怏道:“我就是怕让你们担心……”

  见余氏瞪眼想训她,她忙道,

  “嫂嫂,那天的事情本来就乱着,林家、陈家都掺合了进来。”

  “我和林诤那日被人算计私下碰头,闹大了难以说的清楚,大哥和父亲疼我,眼里又是容不下沙子的,要真让他们知道了必定会替我出头。”

  “到时牵扯了林家不说,也叫人觉得谢家仗着顾延不在京中欺辱他弟妹。”

  谢于归拉着余氏的手,柔声说道,

  “我知道我不对,也不该瞒着你们,可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吗?况且我保证我真的没有吃亏,你瞧那顾临月今天不是被我打的惨兮兮的吗?”

  “嫂嫂你还怀着孩子呢,你消消气,可别吓着我那小侄儿。”

  余氏被谢于归说的笑也不是,气也不是,半晌戳了她一指头,

  “他还是颗肉疙瘩,吓什么吓?”

  “你就知道替他们遮掩,我听你大哥说你都被气得吐血了,还叫了大夫,这还没事儿呢?”

  谢于归道:“哪有那么严重,当时就是被气急了才积了郁气,后来就没事了。”

  她捧着脸卖巧,

  “大嫂你瞧我,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,美的跟花儿似的?”

  余氏见她脸色虽然有些苍白,可双眼有神,比之嫁人时身形虽然消瘦了些,可整个人精气神却比之以前好上太多,的确不像是有什么大碍。

  她捏了捏谢于归的鼻子,

  “你呀,还当自己是小姑娘呢,这般自恋?”

  谢于归哼唧一声:“我本来就美!”

  余氏见谢于归说说笑笑,好似真的没将顾家那事儿放在心上,她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瞧着谢于归笑眯眯的的模样,总觉得小姑子与之前好像真的不同了。

  余氏其实是不太喜欢顾家人的,先不说顾家人那复杂的关系,就是当初顾延将婚约一拖再拖,她也是不满意的。

  在她看来,顾老夫人去世之后,顾延非得替他父亲守三年热孝就已经让她不解,后来他大可成亲之后再去军中,却非得又拖了一年多。

  要不是谢二爷眼见女儿将近二十,顾延还不愿意完婚有意退亲,顾延怕是还不会回来履行婚约。

  余氏那时候就对顾延不满极了,曾跟谢二夫人提过。

  顾延好似对这桩婚事不太热切,谢家的姑娘也不愁嫁,倒不如索性寻个借口退了婚事,替谢于归另外再寻一个。

  只还没等他们提及,顾延便亲自上门提出完婚之事,又口口声声说他会对谢于归好,而谢于归也好似喜欢顾延不愿退婚,这婚事才留了下来,让谢于归嫁去了顾家。

  余氏本还想着顾延能好好待谢于归,有谢家在谢于归也不会吃亏,可谁能想到,大婚半月顾延就请旨出征,这一出去就再没回来。

  毫无音讯,不知生死。

  往日里余氏没少听顾家兄妹跋扈,就连上次她听闻顾延失踪,去顾家探望谢于归时。

  顾延那一双弟妹对她也不甚礼貌,对谢于归更是出言不逊。

  余氏当时便气得想要教训他们,可谢于归总是忍着忍着,鲜少说他们不是,还总是护着他们,顾延失踪的消息传来之后,谢于归更像是被抽去了精气神,整个人悲悲切切容颜消瘦。

  余氏就怕谢于归会想不开,可没想到这再见她时,谢于归却好像变了个人。

  不像是强颜欢笑,她眉眼间的疏懒欢愉是做不了假的。

  余氏迟疑了下才说道:“小妹,你今日有些不同。”

  谢于归知道余氏的意思,笑容顿了顿后才垂眼说道:“哪有什么不同,我只是想通了。”

  “世子能不能回来,日子都是要过下去的,他如今生死未卜不知身在何处,我就算再在意他也总不能先熬死了自己。”

  她抬头看着余氏说道,

  “大嫂,你知道吗,我之前是想着世子若是出事,我便同他一起去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余氏一惊。

  谢于归笑了笑:“我当时是这么想的,可后来却只觉得这想法太蠢。”

  “他走了,我还有爹娘,还有大哥、弟弟,有嫂嫂和这么多亲人,我要是出了事,你们该有多难过?”

  谢于归低笑了声,

  “嫂嫂知道我和林诤那日为何会相见吗,就是因为他打听到了一些顾延失踪前的事情。”

  “我那会儿一门心思只想着顾延,只怕他失踪之后一双弟妹会受了委屈,恨不得将他们护在羽翼之下,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。”

  “可当我满心切切盼着顾延能安然回来时,拼命护着他所在意之人时,他妹妹却带着人过来想着让我身败名裂,我才恍然我那些日子所做的事情有多可笑。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