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绿帽王八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20章 绿帽王八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0章 绿帽王八

  谢于归本就没站稳,踉跄着撞在了马车上,疼的轻“嘶”了一声。

  那边阿来连忙扶着她,见她吃痛后脸色都白了,抬脚就将来人踹了出去,就见那人倒飞了出去摔在了雪地里。

  顾临月尖叫了一声:“谢于归,你敢打我?”

  谢于归蹙眉揉着后腰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  顾临月爬起来有些张牙舞爪:“你当然不想我来了,上次鹿予楼你跟林诤的事情还不清不楚,昨儿个又打着回谢家的幌子彻夜与人私会。”

  “你这不要脸的女人,你对得起我大哥吗?”

  顾临月刚才远远就瞧见谢于归跟人拉着手,站在马车旁边跟里头的人亲亲我我,直接忘记自己要做的事就冲了过来,只觉得自家大哥被戴了绿帽子了。

  “小姐…”

  顾临月的丫头连忙上前拦着她,想叫她别说了,他们来可是有事相求。

  可顾临月却一门心思抓奸,一把将人推开后就怒冲冲的就撞了上来,一把抓着马车帘子怒声道:

  “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不要脸,竟然勾引有夫之妇!”

  西斮巷临街,谢家本就在西斮巷口。

  连夜大雪之后,这会儿已有不少人在外扫雪。

  顾临月喊叫之时声音毫无遮掩,且又是在谢家门前,事情还关乎谢家之女,早有人被她话吸引着朝着这边看来,目不转睛的望着那马车方向。

  指着里面能冒出个奸夫来。

  谁知道下一瞬所有人都瞪大眼。

  只见那妆蓝盘花锦绣纹的帘子“刷”的被扯开大半,里头团着厚毯坐着刚想起身的哪里是什么男人,而是个衣着富贵插着鎏金宝石发簪,满脸愠怒的妇人。

  桃香俏脸满染怒,一把扯下帘子:“你骂谁不要脸呢?”

  顾临月僵住:“怎么会……”

  刚刚谢于归明明笑得那么开心,她在府里时一直都板着张死人脸,可刚才笑得跟朵花儿似的,还拉着人家手不放,那手看着就不像是女人的手。

  怎么可能是个女的?

  顾临月起身就想朝着马车里钻:“你们是不是把人藏起来了?帮着这对奸夫**!”

  桃香气得一把就将人推了下去,叉腰站在车上怒骂:“你这人怎么说话呢?谁奸夫**,我家夫人乃是御史之妻,你嘴怎么这么脏?!”

  刘夫人也万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一遭事情,方才这人叫嚷着过来时她就想起身,只膝盖疼着半晌没出来,却没想到这人直接就跑过来掀了帘子,那嘴里的污言秽语更是叫人大开眼界。

  谢于归上前拧着顾临月的手,将人甩了开来,眼里也带了愠色。

  她不介意让顾家声名狼藉,却绝不能带上谢家。

  更何况还有刘夫人。

  谢于归让阿来钳着顾临月,眼见着周围不少人朝着这边看热闹,她深吸口气对着刘夫人道:“这是我夫君的妹妹,行事不知分寸,惊着夫人了。”

  刘夫人对顾延本就没有好感,如今再见着他妹妹也这般跋扈,顿时气笑了。

  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顾三小姐。”

  “早就听闻顾三小姐武将家风,行事肆无忌惮,这满京城的姑娘家我还是第一次有见直呼长嫂名讳,开口闭口便是这等污言秽语的。”

  “我与顾少夫人从大佛寺礼佛归来,顾少夫人满心替世子爷祈福,你身为亲妹不曾陪同不说却还出言污蔑,你到底存的什么恶毒心思?”

  顾临月脸色涨红,强声道:“她才没那么好心替我哥祈福,她明明是跟林诤一起,林诤昨天也出城了,你,你替她遮掩……”

  “胡说八道!”

  刘夫人斥道:“顾少夫人昨天就上了大佛寺,今晨才与我一起回来,她整夜都在大佛寺中,所有寺中之人都能替她作证。”

  “我与她整夜一起未见什么其他人,反倒是你,口口声声叫嚷着她与旁人苟且私会,这般上赶着替自己大哥戴绿帽子的,还当真是头一回见。”

  “世子爷好歹是你亲哥哥,你这是恨不得他帏薄不修被人红杏出墙好能当了乌龟王八?”

  刘夫人本就膈应顾延干得那些混账事,此时见他妹妹一心想朝着谢于归脑袋上泼屎,怒从中来骂起人来也毫不客气。

  她本就在偏贫之地生活了几年,言语不是全然粗鄙却又直戳人心,生生将顾临月和顾家的脸皮子撕下来扔到地上踩。

  周围传来嗤嗤低笑,不少人都觉得这顾家小姐脑子进了水了。

  别说人家顾少夫人没怎么着,就算真做了什么,谁家不是将这种事情按在自己家里悄悄处理了生怕被人知道,可这顾家小姐倒好,简直恨不得宣扬的满京城都是,叫人知道她那哥哥当了绿帽王八。

  谢于归见顾临月张嘴欲骂,抬手就是一耳光:“你不认我当嫂嫂,也该顾着你们显安侯府的脸,你想丢人现眼也别拉上我谢家!”

  她叫了声阿来,

  “看好了她,她要是再敢胡言乱语就给我打!”

  “谢于归,你敢!”顾临月怒目而视,“我大哥要是知道你这么对我,他肯定打死你……啊!”

  阿来朝着她脸上就是一巴掌,“小姐说了,敢说话就打。”

  “你个贱人……”

  啪!

  “谢于归我跟你没完…”

  砰!

  阿来的手劲极大,又一门心思记着自家小姐的话,一拳头险些将顾临月的隔夜饭都给打的吐了出来,顾临月疼的蜷成一团,被阿来拽着朝门前拎了过去,半晌都撑不起劲再说话。

  旁边那小丫头吓得簌簌发抖想要说什么,可被谢于归冷眼一看顿时闭嘴。

  谢于归扭头对着刘夫人道:“叫夫人看笑话了。”

  刘夫人哼了声:“她平日里就是这么对你的?”

  谢于归抿了抿唇:“世子在时,她不敢的……”

  刘夫人顿时气怒:“我看她没什么不敢的,她大哥在北漠生死不知,她就敢这么对你,要是她大哥回来了她还能敬着你,怕不得上房揭瓦朝死里找你麻烦?”

  谢于归垂眼没说话。

  刘夫人怒其不争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