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花玲?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195章 花玲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95章 花玲?

  曹浦前来是瞒着其他人的,季三通要不是撞见也不知道。

  谢于归见他神情寻常状似随口说了一句,应当是没认出隗九祥来,心中微松就说道:“曹浦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知道我回来了,就一直想要见见我。”

  “今儿个带着以前的人过来见了一面,那臭脾气刚来就跟我吵了一架,被我撵走了。”

  她随口说完之后,就看向季三通,

  “你呢,这么早来干什么?”

  季三通笑道:“王爷让我过来瞧瞧您醒了没有,若是醒了过去一起用早膳。”

  “王爷怕您醉酒,还让我带了醒酒汤来,说昨夜喝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效用。”

  谢于归这才看到他手中提着个食盒,眉眼微暖:“不碍事了,我也收拾好了,这就过去。”

  让阿来接了食盒放在一旁,谢于归就起身跟着季三通出去,等到了门外季三通才道:“对了殿下,刚才跟着曹浦来的那个人……”

  谢于归心口一跳,就听季三通道,“他是以前您府上的?”

  谢于归面色不变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,就是觉得挺眼生的。”

  季三通跟着韩恕时是很早以前的事情,而当初长公主府里的人他几乎也全都见过,可刚才那人却眼生的厉害。

  谢于归说道:“他以前常跟着曹浦在外替我办差,很少在京城,后来我跟曹浦闹翻那次他也跟着曹浦离开,直到曹浦回京的时候他才回来,你没见过他也正常。”

  季三通顿时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谢于归见他说了一句就没再问其他的,也没追究隗九祥身份,这才放松下来,“他们以前都是我身边的人,和你家王爷有些误会,不愿意与他见面,我便让他们先回京去了。”

  季三通理解,那人虽然面生,可当初长公主府的人没少被他们折腾,有几人险些赔了命进去,就跟曹浦不待见厉王府的人一样,他们不愿意见王爷也很正常。

  谢于归领着阿来跟着季三通去了玉华堂,而这边曹浦将隗九祥拉着出了别庄之后,他才沉声道:“你刚才在干什么,只不知道差点在季三通面前露了馅?!”

  隗九祥也知道刚才危险,可是……

  他拉着曹浦急声道:“老曹,我刚才看到花玲了!”

  花玲?

  曹浦先是愣了一下,才猛的想起花玲是谁:“你说花吉的妹妹?!”

  “对!”

  曹浦惊愕:“你不是说姜炳出事之后,她就失踪了吗?”

  花吉当年被追捕坠崖尸骨无存,唯一留下的妹妹也没了踪迹,他们费尽周折四处寻找都没找到人,他看着隗九祥,“你没看错?她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隗九祥急声道:“你记得殿下身边那个丫环吗,就刚才守在门外的那个。”

  “我当年跟花吉的妹妹见过一次,虽然过去三年那姑娘长开了一些,可是我记得她的模样,圆脸杏眼,跟殿下身边那个叫阿来的丫头有几分像,而且我记得花玲鼻间也有一颗浅红色小痣!”

  阿来也有!

  “老曹,我不会看错的,那个阿来真的跟花玲很像!”

  花玲失踪的时候才刚十三,虽然长变了很多,可仔细看时,那个阿来与当初他见过的那个小姑娘真的很像。

  他还记得那时候偷偷跟花吉趴在墙头,见到小姑娘在院子里打木桩时,小丫头个头娇小,圆脸杏眼,笑起来时还有酒窝,跟那个阿来一模一样。

  曹浦闻言皱眉,当初事发突然,花吉出事之后,厉王的人顺藤摸瓜找到姜炳时花玲已经失踪了,姜炳被抓进诏狱受了酷刑也依旧一口咬死不知道花吉是谁,更未曾见过花玲。

  他们几人之中,也只有隗九祥当初见过花玲一面,而这几年他们也凭着他给的画像四处寻人,如今骤然见到跟花玲相似之人,还刚好就在谢于归身边。

  怎么会这么巧?

  见隗九祥满眼急切,像是想要回去确定花玲是不是阿来。

  曹浦拉着他道:“老九,你先安静下来。”

  “不管那个阿来是不是花玲,眼下她在殿下身边都是安全的,而且我见她看你神色,应当是不认识你的。”

  曹浦对着隗九祥说道,

  “三年前的事情谁也不能再提及,眼下别庄你是不可能再去了,否则要是被人发现会给殿下惹来麻烦,你先跟我回京城,等过几天我会找个时间把此事告诉殿下,或者是去见见那个阿来。”

  “你放心,如果她真是花吉的妹妹,无论是殿下还是我,都会好好护着她,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。”

  隗九祥捏着拳心,花吉死的时候只有十五岁,半大小子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,他曾经托他照顾好妹妹,也将唯一的亲人托付给他,可后来他还是将他妹妹弄丢了。

  他找了花玲三年,留在京中的曹浦也暗中几乎将京城都翻了个遍,他们一直都以为花玲要么是出事了,要么就早已经逃出了京城,却没想到她居然一直都留在这里,还去了谢家到了谢于归身边,如今更是跟着长公主。

  隗九祥眼圈泛红:“如果能找到花玲,花吉泉下有知也能安心。”他顿了顿才哽咽,“老曹你知道吗,当初他是能逃的,可他是为了护着我们几个逃走才死的……”

  那么高的地方,他跳下去后连尸骨都没找到。

  曹浦听着他的话想起那个瘦弱纤细的少年,眼中也多了几分晦涩,伸手拍拍他肩膀。

  隗九祥侧过眼去捂着脸。

  ……

  谢于归几人在别庄待了三日,还要准备应试的陈建真和其他几人就先行回京,而她被韩恕拉着又待了几天,等到宫里的旨意一道接着一道过来,昭帝都要忍不住要亲自来逮人时,韩恕总算才答应回京。

  回到谢家时已经是三月下旬,刘夫人他们各自回去之后,谢于归也开始忙碌起来,被谢二夫人拉着试嫁衣,试妆容,又要准备着大婚的事情,隔三差五还得入宫一趟去见见太后,只觉得分身乏术。

  胡辛从北地回京已经是四月初,风尘仆仆骑着马就直奔谢家,回来就先跟青麟打了一架。

  青麟到底比不过胡辛,险些被折断了骨头,要不是谢于归拦着怕是直接被她扔出了谢家去,最后还是谢于归出面安抚才将暴跳如雷的胡辛安抚下来。

  “洪云已经被送回去了,青麟也只是奉命行事,你为难她做什么?”

  谢于归拽着胡辛,朝着青麟说道,

  “你先去上药,让阿来留着伺候。”

  青麟疼的脸色苍白,点点头就退了下去。

  胡辛脸色阴沉的剐了她一眼,这才被谢于归拉进了房中,谢于归没好气道:“是你自个儿没辨出来她易容的事情,如今拿着人家撒气?”

  胡辛张张嘴,气急败坏:“我哪想到厉王这么卑鄙!”

  当初去北地时,是昭帝开的口,她全然没想到厉王头上去,除夕那夜赶回来,她只顾着与殿下叙旧,与“洪云”说话时青鳞仿着形迹口气几乎没露破绽。

  当时喝了点酒,夜色昏暗,胡辛气恼自己大意,却更恼怒季三通和许四隐。

  要不是那两个王八蛋故意误导她,说什么厉王的心上人是大家闺秀、温柔娴静,还跟他两情相悦对他情深不已,她直接就将自家殿下排除了出去,又怎么可能那么放心的离京。

  结果现在倒好,厉王和殿下大婚的事情将她砸的晕头转向。

  “殿下,您当真要跟厉王成亲?”

  谢于归嗯了声:“圣旨已下,婚期也定了。”

  胡辛张张嘴,想说什么,可是熟知自家殿下性情的她知道,殿下做了决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改变,谁来劝都没用。

  她歇了劝说的打算,直接道:“那我要回殿下身边伺候。”

  谢于归拒绝:“你都已经有官职在身了,再跟在我身边像什么话?”

  胡辛瘪着嘴:“有官职怎么了,季三、许四不也有官职吗。”

  “之前您不让我跟着,是怕被厉王察觉,可如今您身份他们都已经知道了,就连婚约都定了下来,我回来怎么了?还是您有了新人就不要我了?”

  她想起之前杵在外面的青麟,还有亦步亦趋跟在身边的阿来,总觉得长公主是有了新的狗子就移情别恋了。

  谢于归被她满是酸味的话说的哭笑不得:“我跟韩恕能一样吗,他是王爷,季三、许四本来就是他的亲随,身上官职也是跟着他一起征战得来的。”

  “可是我呢,我虽然被封了公主,到底只是世家女,连个封地都没有的虚衔而已。”

  “你堂堂一个从四品的武将跟在我身边,你叫我怎么跟谢家的人解释?”

  昭帝、太后待她亲和,那是有救命之恩。

  赏了公主之位,那是看在厉王和谢家的脸面上。

  可要真把堂堂从四品的巡检教领放在她身边当一个侍从,还跟进跟出如同婢女,别说是其他人会怎么看,就只是谢家这边就过不了关。

  除非跟谢家坦白身份,否则谢太傅那老爷子知道她这么“欺辱”朝廷官员,非得以为她仗着厉王以权谋私,拿着戒尺抽她不可!

  胡辛顿时气恼:“那我易容不行吗……”

  就跟青麟一样,改头换面总行了吧!

  “那你现在身上的差事怎么办?全扔了?”

  谢于归看着她,“你就算易容换了身份留在我身边,那胡辛的身份怎么办,总不能直接凭空消失了吧,你长年累月留在我身边总得找个由头,不然到时候人家还以为是见鬼了。”

  她一句话将胡辛堵了回去,伸手按着她坐下来,

  “阿小,别胡闹了,我嫁去摄政王府之后以后就一直留在京城,你要是想要见我随时都能过来,何必非得时时刻刻都跟在身旁?”

  “你的能力本就不该屈居人下,好好当你的差,别想这些有的没的。”

  胡辛明明那般冷静的一个人,对着她时却跟个孩子似的,气哼哼的。

  谢于归撸了她脑袋几下,好不容易才将她安抚了下来,并为此允诺了无数,她这才罢休。

  主仆两说话时,阿来就蹲在小凳子上剥瓜子。

  胡辛气哼哼的,瞧见那高高垒起来的瓜子仁,满是恶劣的抓了一把。

  见小丫头瞪圆了眼睛想要揍她,她连忙朝着谢于归身旁一躲。

  “殿下,你管管她,这么凶的小丫头,将来谁敢要!”

  阿来见她居然恶人先告状,伸手就抓她。

  胡辛灵活躲过之后又捏了一把瓜子塞嘴里,就见原本冒了尖儿的瓜子仁见了底。

  “小姐!”

  阿来气得直跺脚,撅着嘴时脸蛋都气圆了,而脑袋上绑着的小铃铛也跟着哗啦啦的响。

  谢于归哭笑不得,朝着胡辛拍了一下:“你不欺负她就不舒坦是不是?”

  胡辛撇撇嘴:“明明是您偏心!”

  “我偏心?我看是你小心眼。”

  见阿来都快气炸了,谢于归将人拉过来,把先前她给自己剥的瓜子仁倒在了阿来碟子里,又给了她两块玫瑰糕,哄着道,“别理她,我的给你。”

  胡辛连忙在旁道:“我也要!”

  谢于归扭头拿着一块玫瑰糕塞胡辛嘴里:“闭嘴吧你!”

  胡辛被噎的直翻白眼,而阿来俏目瞪着她,气呼呼的眼里冒着火。

  别以为躲在小姐身后就没事了,待会儿出去再揍她!

  两人胡闹了一会儿,见阿来将瓜子仁刨到了谢于归碟子里,献宝似的放在谢于归手边,然后就目光灼灼的瞧着胡辛,一副她敢伸手就剁了她爪子的架势。

  胡辛忍不住道:“这小丫头还护食。”

  “你不护吗?当初我刚捡到你时,谁敢碰你碗里的肉你就能跟人拼命。”谢于归没好气道,“你别成天欺负阿来。”

  胡辛哼了声:“我哪有欺负她,每次来可都给她买吃的了。”

  就是这丫头吃喝全收,该揍还揍,打起架来跟疯牛似的,一拳头能让得人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似的,半点都没收了孝敬就留手的意思。

  “那是你活该。”谢于归白她。

  阿来性子挺好,没人招她她也从不动手,但凡动手都是他们自找的。

  /txt/132004/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