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脸红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190章 脸红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90章 脸红

  厉王亲自登门,求娶谢氏二房嫡女。

  这嫡女先前曾经嫁人,后与人义绝闹的京中沸沸扬扬,又刚因皇陵救驾被封了永安公主,成了皇帝义妹。

  此事一出,满京城都呆了眼。

  谢于归得了消息从宫中回去时,事情已经商量了大半。

  宣王府老太妃年事已高,比之太后辈分还要高出一截来,当年李家受难时这位老太妃因远在阜城才得以保住性命,后来李家夺回皇权,便被接回京城奉养在宣王府中,寻常几乎不见外人。

  别说是谢家,就连谢于归也没想到,韩恕居然能请她出面提亲。

  谢家本就知道谢于归心思,又早就知道他会前来提亲的事情,谢太傅和谢二夫人都没多做为难,倒是谢柏宗一直兴致不高,谢于归回去时,谢太傅陪着宣王府老太妃在外间,而谢柏宗则和厉王单独“谈话”去了。

  谢于归跟老太妃见过礼后,这才看了眼周围:“父亲呢?”

  谢二夫人朝着后间努努嘴:“拉着厉王进去了。”

  谢于归心中微跳了跳,她是知道谢柏宗不太愿意让她跟韩恕成亲,可瞧着两人单独出去,这该不会动手去了吧?她正想朝后走去,就被老太妃叫住。

  “谢丫头,他们翁婿两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,你别掺合。”

  谢太傅也是开口:“你坐这儿陪太妃说说话,放心吧,你父亲心中有数的。”

  谢于归闻言只好坐在一旁。

  老太妃已经上了年纪,满头银发整齐的梳成发髻,头上带着鎏金嵌宝福禄簪,她瞧着谢于归说道:

  “其实今日上门前,我还在想着是什么样的姑娘能勾的厉王这小子动了心思,那小子找上门来之前,我还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娶妻了。”

  谢于归有些不好意思抿唇笑了笑。

  “我听闻你在皇陵不仅救了皇帝,对厉王也有救命之恩?”

  谢于归说道:“我只是恰逢其会刚好在皇陵,当时情况混乱我也是勉强自救而已,是陛下和王爷重情义,对外才会说我救驾,可实则当时的情况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谁救谁。”

  老太妃闻言笑了笑:“你倒是个谦逊的。”

  她原想着能让昭帝封了公主,又能引得厉王动心上门求娶的女子是个什么模样,这一连串的厚赏境遇之下,哪怕就算平日谦逊的女子也会难免露了张狂。

  可谢于归却神色平平,温和谦逊,既不让人觉得卑躬屈膝,却也不露半丝狂色,难怪能惹得厉王这般上心。

  “你是个好的,跟厉王也是般配。”

  “之前外间的那些传言我也有听过一些,你不用放在心上,这世间谁能没有一些过去,又有谁能太过完美,厉王是个分得清自己想要什么的人。”

  “他自己挑选的心上人,成亲之后也必定会善待于你,你们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便是对那些闲言碎语最好的回应。”

  谢于归恭敬道:“谢谢太妃。”

  谢太傅和谢二夫人见宣王府太妃对谢于归亲近,也是忍不住露出笑来,几人又坐了一会儿,才听到后间传来脚步声,抬头就见谢柏宗跟韩恕从里面出来。

  谢于归连忙起身:“父亲。”

  她有些担心的看向韩恕,就见他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。

  谢柏宗余光看到身边臭小子跟自家女儿眉来眼去,心中哼了一声,面上却是说道:“这桩婚事我们谢家答应了。”

  韩恕恭敬道:“多谢岳父。”

  “还没成亲呢,岳什么父。”

  谢柏宗没好气的说了一声,韩恕也没觉得动怒,反而只是笑了笑纵容着他的怒意,谢柏宗顿时觉得自己跟一拳头打在了棉花里一样,狠狠剜了他一眼。

  谢家应下了婚事,接下来就是下聘的流程,谢二夫人将谢于归撵去了后院,只留下他们跟韩恕以及老太妃商量。

  谢于归被撵出来后一时也不想回去,索性在后花园里转了转后,就坐在亭子里晒太阳,不过一会儿就有些昏昏欲睡。

  韩恕过来时,瞧见她歪着头靠在手上打盹。

  阿来见他朝着亭子里走去,上前就想拦着,却被一把拽了回来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嘘!”

  季三通一把捂住阿来的嘴,将人拖到了旁边的花丛后,远远能瞧见那边自家王爷到了亭中,而这边阿来挣脱半晌没挣开,一脚就踩在他脚面上,疼的他险些叫出声来。

  季三通一松手,脸都涨红了:“你个臭丫头,下手这么狠?”

  见阿来抬起拳头就要揍他,他顿时一缩脖子,快速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包来,挡在脸前,“玉兰糕,新鲜的!!”

  阿来手停在半空中,眼睛亮了亮。

  “还有马蹄酥,羊奶卷子,蜂蜜糖糕!”

  季三通手里快速的拆开油纸包,露出里面摆放的整整齐齐精致的点心,一股甜腻的香气就飘了出来,见小丫头握着拳头喉间滚了滚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一双眼睛都跟着自己手里走,他顿时暗笑。

  “你看你家小姐都要跟我家王爷成亲了,以后你们也要搬到王府里去,到时候大家都是一家人了,我还给你带好吃的,你是不是以后不该打我了?”

  阿来歪着脑袋想了想,觉得好像有些道理。

  小姐说成亲了以后就要搬去厉王府,夜里她也不能陪着小姐睡了。

  她眼睛凝在那堆点心上,勉强点点头:“你不使坏,不打你。”

  “小姑奶奶,我什么时候使坏了?每次都是你冲上来就揍。”

  见小丫头根本不理他,全副心思都在点心上,季三通有些无奈的笑起来,感情他堂堂鹰卫副使还比不上这点心呢,他心里腹诽,手中却是拿着那油纸包朝着阿来一递,

  “诺,吃吧。”

  阿来取了一块塞进嘴里,那蜂蜜糖糕甜腻至极的味道让她瞬间眯了眼。

  “好吃吗?”季三通见她脸颊鼓鼓,忍着蠢蠢欲动的手指头问道。

  “好次!”

  阿来点点头,咽下去后又塞了一块进嘴里。

  虽然这人讨厌,可看在他给她送点心的份上,以后听小姐的,再打他的话就不打脸了。

  ……

  韩恕轻手轻脚的走到谢于归身旁,见她被光照得眉心都皱起来,刚想伸手替她挡着,谁知阴影落下来时,谢于归却是有些迷蒙的睁眼。

  “吵到你了?”

  “没。”

  谢于归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,眼尾浸出了一点儿水花,她伸手抹掉之后,才打起精神道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  韩恕坐在她身旁:“跟老师他们商量好了下聘的时间,岳母就指点我过来了。”

  谢于归闻言忍不住笑,谢二夫人对于她和韩恕的这桩婚事一直是乐见其成的,哪怕谢柏宗闹了些脾气,可总被谢二夫人压着,每次吵嘴或者为着这事儿争执的时候,谢柏宗都是落败的那一个。

  谢二夫人估计是想要让她和韩恕婚前多培养培养感情,才叫韩恕过来的,等着下聘之后再到成亲可就不那么容易见得到了。

  “老太妃呢?”谢于归问道。

  “已经让许四送她回宣王府了。”韩恕拉着她的手,“老太妃说我们郎才女貌,夸我们极为相配。”

  谢于归失笑:“你都将人请来帮你求亲了,连婚事都说下来了,人家还能说咱们不相配的,那得多没眼色?不过你怎么想到去请她的?”

  韩恕说道:“我想给你最好的,可是将京城里的人都想遍了,也就只有她最合适。”

  老太妃的辈分够高,身份也够尊贵,就连昭帝和太后见着她都得以晚辈自居,他来提亲前其实是有些慌的,哪怕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娶到谢于归,可还是怕被一口拒绝。

  所以他就特地请了一个哪怕是谢太傅也没办法轻易将人撵出去的,有老太妃在,他至少能有机会把话说完,也能想办法说服谢家人将嬿嬿嫁给他。

  谢于归挑挑眉,有些猜到了他的心思,睨了他一眼:“我看你是怕被我祖父跟父亲他们撵出去,所以才请了老太妃过来替你镇场子的吧?”

  韩恕被戳破后,嘴角轻抿时低咳了声。

  谢于归顿时笑起来:“你也有害怕的时候?”

  韩恕捏了捏她手指,羞恼:“你说过你在意他们。”

  要不是她认了谢家这些亲人,他何至于这般在意他们看法,那对待老师跟对待媳妇家的祖父能一样吗?

  谢于归手指像是蚂蚁蜇了一下泛着轻疼,见他有些气的模样,她忍不住低笑:“可我也在意你呀。”见他抬头看她,她回握了握他指尖,

  “我既然说要嫁你,就不会让人为难你,他们重要,你更重要,我不会为了别人委屈你的。”

  韩恕只觉得被她抓住的指尖像是被什么紧缠着,丝丝酥痒一路就到了心底,像是尝了最甜的蜜糖,那甜腻裹挟着热气直冲头顶,连耳朵都有些泛红。

  他嘴角明明想要扬起来,却拼命压着,眉眼之中却浸着笑。

  谢于归有些像是看稀奇一样看着他脖颈微红,脸颊都染了热意,她忍不住凑近惊讶道:“你居然脸红了,韩恕,你在害羞?”

  韩恕连忙压下嘴角:“我没有!”

  谢于归却指着他的脸:“那你脸红什么?”

  韩恕板着脸:“天气热穿的有些厚而已,而且大庭广众,你别说这么羞人的话。”他顿了顿,怕自己话说的太过了伤了她一片深情之心,又话音一转,

  “等以后成亲了再说。”

  谢于归:“……”

  噗哧——

  她那点被日头晒出来的困意瞬间没了,只笑的歪倒在韩恕肩头,她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他这么有意思?

  “成亲以后就能说了?那你想听什么?”

  见他脸色微红,她笑意更甚。

  少了先前顾忌,身份也不用再遮掩之后,她倒是生出些促狭来,靠在他耳边说道:“以前还觉得你是个冰坨子,如今瞧着还没晒太阳呢就化了。”

  “你这么害羞,等成亲之后怎么办?该不会我一碰你就脸红吧?”

  韩恕羞恼扭头就瞪她,正想放几句狠话让她别招他,就见她突然凑上前朝着他嘴角亲了一口。

  他脸上瞬间僵住,瞳孔猛的缩了缩了,脸上都好像快冒了烟。

  那原本冷白的肌肤都染了红,嘴角温润触感还在,肩头的女孩儿眉眼飞扬得意的哈哈大笑,气得韩恕掐着她腰就将人拉了回来,直接凑上前就叼着她不放。

  ……

  不远处的望楼上,谢柏宗一把捂住谢二夫人的眼睛。

  伤风败俗,简直伤风败俗!!

  这不要脸的臭小子,还没下聘呢,还没成婚呢,他怎么敢?!

  “你干什么呢?”

  谢二夫人正看的一脸姨母笑呢,就被挡住了眼睛,她扯了两下没松开,只能朝着谢柏宗腰间一掐,等他吃痛放开的时候,不远处两人已经分了开来。

  见谢柏宗气冲冲的就要往下冲,她一把将人拽了回来:“干什么去?”

  “我去教训那臭小子,他刚才干什么呢,这还在咱们谢家,都还没大婚,他还要不要脸了?!”谢柏宗瞪眼怒道。

  谢二夫人没好气:“那你是不是还得骂骂你姑娘要不要脸?”

  谢柏宗噎住。

  谢二夫人说道:“你既然答应了厉王提亲,又定下了下聘的时间,宫中赐婚也就在这两、三日,他们的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况且你没瞧见刚才的事吗,是你家姑娘先调戏人家的。”

  她虽然疼爱自家女儿,可眼睛又不瞎。

  嬿嬿跟厉王相处的时候,明显是嬿嬿才是那个欺负人的,没瞧见她把人家厉王逗得脸都红了,后来才“奋起反击”。

  要是真被自家姑娘这般戏弄了还不知道主动的,那她才要怀疑厉王是不是有问题,他到底喜不喜欢她家姑娘。

  谢柏宗被谢二夫人的话说的一时无言以对,忍不住道:“可话不是这么说的……”

  “不这么说怎么说?”

  谢二夫人睨他,“你当年跟我定亲之后,还是偷偷约我出门,寻着机会就牵我的手?那会儿你偷摸着亲我脸蛋时,怎么没见你觉着自个儿不要脸?”

  谢柏宗被揭了老底羞恼,还没等他反驳呢,就被谢二夫人推攘着朝下走,

  “行了行了,别看了,赶紧回去。”

  “我得盯着他…”

  “盯什么盯,嬿嬿有分寸的,况且还在咱们家呢,他能干什么?”

  谢柏宗却不放心韩恕,扭头拉着栏杆不肯走,被谢二夫人劈手打落后,直接就给连推带拉的拽走了,走时还回头愤愤。

  早知道他就不这么快答应了!

  /txt/132004/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