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 等你来娶我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185章 等你来娶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85章 等你来娶我

  “你什么时候将人换了的?”谢于归好奇。

  韩恕刚开始还佯装不知她说什么,后被她眼神催促着,才神色有些不自然道:“順于坊那天。”

  季三通将人带回去之后,他就猜到洪云是胡辛的人。

  谢于归借着谢家姑娘的壳子行事,身边就只有谢家几个丫头。

  洪云的功夫不算顶尖,可却精通好些别的事情,且又熟悉京城各处,再加上胡辛护着谢于归的表现,这洪云像极了是胡辛的手笔。

  所以那天季三通把洪云抓回去后就没放出来,韩恕直接让隐卫替了她跟在谢于归身旁。

  谢于归挑眉,想起那天洪云失踪了将近一整天,回来之后就受了伤,嗓音暗哑不说,接下来好几天都借着养伤的借口未曾太过靠近她。

  那隐卫是怕她熟悉洪云看出破绽,所以借着养伤期间潜移默化洪云在她脑海之中的印象,反正洪云到她身边的时间也不长,彼此也算不上熟悉。

  前前后后好几天时间,足以让她替代了洪云。

  谢于归问道:“那洪云呢?”

  “在府里地牢关着。”韩恕格外老实。

  “那胡辛也是你故意调去北地赈灾的?”

  韩恕低咳了声。

  谢于归横了他一眼,她就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,先前好几次都能撞上韩恕,而且胡辛一去北地就是几个月,年节借着祭拜的借口赶回来,几天就又回去。

  感情是有人从中作梗。

  “你回去把洪云放了,让她回胡辛身边吧,胡辛也别留在北地了。”

  “等胡辛回来之后我会亲自跟她说我们的事情,还有我身边跟着的影卫,你也不用让她再扮演洪云,让她直接留在我身边就行。”

  “有影卫帮你看着,我不会走的。”

  韩恕看着谢于归的眼睛,见她提起影卫时没有动怒,脸上依旧笑盈盈的,他原本提着的心放了下来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脸颊,“我只是怕你再走了,我找不到你。”

  谢于归眼底浸着笑:“我说了不走就不会再走,除非你哪一日不想再见我。”

  韩恕神色微沉:“不会有那么一天的。”

  他不会放手。

  有了谢于归的保证,他原本有些不安的心才安定了下来,看了眼谢家门前朝着这边看来的下人,他耳尖染了些红色,低声道: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谢于归对着他道:“回去后好好听汪太医的,按时吃药,好好养伤,我等你来娶我。”

  韩恕嘴角翘起,那双常年淡漠清冷的黑眸里乍然荡开了波光,粼粼细浪里全都是笑意。

  “好。”

  等我来娶你。

  ……

  谢于归送走了韩恕回头时候,就见余氏目不转睛的看着她,几个丫环也是在旁偷笑。

  她原本还不觉得有什么,可真被人这么盯着时,脸颊上也是忍不住泛出一抹嫣红。

  “我原本还担心你嫁给厉王之后会委屈,可如今看来倒是不用担心了。”

  韩恕待谢于归的深情几乎都写在了脸上,那双眼睛里好像只瞧得见自家小姑子,两人相处的时候跟她所想的那般男强女弱完全不同,反而像是韩恕处处顺着谢于归。

  那股子拍拍脑袋就能直摇尾巴的欣喜,简直和传言中杀伐果断的厉王南辕北辙。

  要不是亲眼所见,谁跟她说厉王也有这般温和谦顺的模样,她都能啐他一脸!

  谢于归脸上有些发烫,轻咳了声:“嫂嫂!”

  余氏忍不住的笑,见她红着脸娇嗔才说道:“好了不笑话你了,见你跟厉王这样我也能安心一些。”她看了眼厉王已经走远,这才拉着谢于归道,

  “咱们赶紧进去吧,陛下遇袭这事早就传回京城了,先前动静这么大,你大哥他们还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子。”

  谢于归扶着余氏进去时,正巧见到听闻她们回来领着人匆匆出来的谢二夫人。

  见她们两人都是安然无事,谢二夫人才红着眼睛直道阿弥陀佛,而后面跟来的谢柏宗看着全须全尾回来的女儿和儿媳也是松了口气。

  余氏怀着身孕,又操心着厉王的事情,一路颠簸到家整个人都疲乏至极。

  谢家几人与她说了几句话安抚了一番,就让谢景州赶紧扶着人回去歇着,而谢于归则是留了下来,与之同时留下来的还有谢太傅,谢柏宗夫妇,以及谢家老大谢柏庆。

  谢柏庆身为谢家长子,比之谢柏宗要大上数岁,容貌更显严肃。

  他开口先是关心了一下谢于归身上伤势,得知她已经无碍后,这才问起了皇陵的事情:“那天皇陵到底怎么回事,陛下怎么会让你跟他同行?”

  谢于归温声道:“我其实也觉得意外,我跟嫂嫂在大佛寺礼佛时偶遇了前去见言诲大师的陛下和厉王,又恰逢长公主忌日。”

  “陛下说这几年都未曾好好替长公主祭祀,而我跟长公主也算旧识,就让我跟着他们一起去皇陵祭拜长公主,只是没想到后来遇到了刺客。”

  “那些刺客当真是骆家的人?”谢太傅沉声道。

  谢于归点点头:“的确是骆家的人,领头的是骆章的侄子,不知道怎么从之前的事情里逃出来的。”

  “还能怎样,不过就是朝里有人嫌日子太安生了!”谢柏庆面色冷厉。

  谢柏宗闻言也是伸手一拍桌子,“他们好大的胆子,明知道骆家谋逆,居然还敢从中做鬼放了骆家余孽。”他抬眼看着谢太傅,“父亲,恐怕是刑部那边出了岔子。”

  谢太傅却是微沉着眼:“不仅是刑部,处决骆家之时插手的人众多,光只是刑部的人不可能瞒得过所有人。”满门抄斩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  从上往下数,凡是骆家族谱之中跟骆章一脉有关之人一个都逃不掉,可如今那骆家余孽不仅逃过了,还一直留在京城,甚至有能力买通了皇陵那边的人混进驻军之中,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刺昭帝,这可不是单凭一两个人就能做到的。

  谢太傅捻着手指神色沉凝:“陛下对此事怎么说的?”

  谢于归道:“具体我也不太清楚,只知道陛下让人锁拿了尤舂和韦郎原,也下旨让人彻查刑部。”

  “那些刺客当日是混在驻军之中去到皇陵的,除了被正法的那些以外,事后还抓住了几个活口,陛下的人好像从他们嘴里知道了一些东西,所以才急着赶回宫中。”

  谢太傅闻言神色一松:“有活口就好。”

  要真是死无对证,有些事情难以查的清楚。

  谢家几个男人关心朝政大事,而谢二夫人则更是关心谢于归,她上前拉着谢于归说道:“你说说你也是好大的胆子,遇到这种事情也不知道保命,居然还豁出命去救人,你说你要是有个好歹怎么办?”

  昭帝对外说的都是,他跟厉王当时身受重伤,是谢于归带着丫环救了他们的命。

  消息传回京城,再四处渲染了两日,就变成了是昭帝和厉王与刺客拼斗垂危,是谢于归拼命才救下两人。

  谢于归也知道谢二夫人被吓着了,撒娇道:“我也想跑啊,可是当时那么多人看见我跟陛下他们一起进的皇陵,要是陛下和厉王都死在刺客手里,唯独我活下来了,到时候外面的人该怎么想我?”

  谢柏庆在旁道:“嬿嬿说的没错。”

  他虽然也担心侄女安危,却知道她当时的选择是对的,要是谢于归真的跑了,昭帝和厉王纷纷出事,那她就算在皇陵活命回到京城也未必能活下来。

  那种情况下昭帝二人都死了,唯独她活下来。

  说好听点是她命大,不好听的,指不定还怀疑她跟刺客是一伙的,到时整个谢家也别想安生。

  “也好在嬿嬿救了陛下他们,否则大晋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安稳又得毁于一旦。”

  谢家历经三朝,从最初的大晋到后来的庆朝,再到李氏夺回皇权,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那二十年里天下有多混乱。

  朝政昏聩,君王暴戾,各地诸侯夺权战事不断。

  那时候冬暖而儿号寒,年丰而妻啼饥,载米数千却无粮可食,民不聊生之下,遍野哀鸿。

  任谁都不想再回到那般朝不保夕、混乱不堪的时候。

  谢柏庆朝着父亲说道:“我院原还想着陛下突然册封嬿嬿,又以永安为封号对于嬿嬿来说有些过重了,可如今想来陛下大抵也如咱们一样,盼着大晋长盛久安,所以才会在嬿嬿救他之后赐嬿嬿公主位。”

  谢太傅沉吟:“这赏赐太大了……”

  谢柏宗却是坦然:“有什么太大的,不过是一个公主封号,既无封地也无实权,顶多就是让嬿嬿在京中风光一些。”

  “我倒是觉得陛下这赏赐刚刚好,既能彰显他对嬿嬿救他之事的看重,也算是以此事告诫那些心怀异心之人,谋逆者罪不可赦,忠心者加官进爵。”

  “有嬿嬿这个例子在,往后怕是忠于他的人会越发的多。”毕竟谁不想自家有朝一日也出个公主侯爵?

  谢太傅被二儿子这论调说的一时无言以对,虽然觉得有那么两分强词夺理,可仔细想想好像又没什么不对的。

  谢于归这公主封号瞧着是挺厉害的,可实际上也就只是个尊位,无权无封地。

  谢太傅心中微微放松下来,却还是提醒道:“话是这么说,只是眼下朝中带封号的公主除了已经薨逝的荣盛长公主外,也就嬿嬿这么一个。”

  “往后你行事要更谨慎一些,还有你们也是,切勿因嬿嬿得封便在外张扬,约束府里几个小的不许拿此事与人议论得意,免得招来祸事。”

  在场几人也都是知晓轻重,点头答应下来。

  正事说完,几人就都放松了下来,谢二夫人挂心谢于归一路奔波,也惦记着儿媳妇有孕在身却受惊吓,连忙去了厨房那边让人准备些八宝羹汤。

  谢太傅三人跟谢于归闲聊几句,谢太傅就问道:“陛下和厉王的伤势如何了?”

  “陛下还好,大多是皮外伤,厉王的伤要重些,从皇陵下来就高热昏迷了许久,不过好在太医说没伤到要害,养上些日子就不碍事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谢太傅松了口气,无论是昭帝还是厉王,他都不希望他们出事。

  “对了祖父,有件事情我想与您说一声。”谢于归突然道。

  谢太傅手中捧着茶杯疑惑:“什么事?”

  谢于归说道:“厉王过两天大概会来咱们府上一趟。”

  谢太傅笑道:“来就来吧,有什么?”

  他这府上以前厉王和昭帝都没少来过,后来虽然来的少了,可打从上次韩恕来探望他之后就偶尔会过来一次,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。

  谢于归轻咳了声:“他来提亲。”

  噗——

  谢太傅一口茶水卡在嗓子眼里,而谢柏宗更干脆,直接一口茶就喷了出来,呛的鼻子脸上到处都是。

  谢柏庆就坐在他身旁,没来得及躲开,被他喷了个正着后满脑袋的茶水上还挂着一根茶叶子,瞪眼就想教训谢柏宗,可谢柏宗已经从原地蹦了起来,一边咳嗽一边涨红了脸道,

  “提亲,提什么亲?给谁提?!”

  谢于归低声道:“给我。”

  “咳咳咳咳——”

  谢柏宗顿时一阵惊天动地的咳,连谢柏庆拿着袖子擦脸的动作也是僵住。

  谢于归连忙上前扶着自家老爹替他顺气,生怕他被呛晕了过去:“您别激动,有话慢慢说……”

  谢柏宗脸上通红,好不容易才压了下来,嗓子刺拉拉的疼,说话都泛哑:“你说厉王要来咱们府上给你提亲?”

  谢于归嗯了声,谢柏宗差点气晕过去。

  那兔崽子王八蛋,他就说他怎么这么多年不跟谢家往来,逢年过节送个礼连面儿都不露,前段时间却那么殷勤。

  不仅压着京兆府衙强行替谢于归办了义绝的事情,后来顾家的事暗中给了他不少方便,连见着他时都是笑脸相迎。

  感情他居然惦记自家水灵灵的大白菜?!

  谢太傅比之谢柏宗也好不到哪儿去,他深吸口气才看着谢于归道:“你和厉王怎么回事?!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