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往事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119章 往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19章 往事

  一夕天变,韩恕从太子之身沦为罪奴。

  那个少年郎明艳不复存在,眉眼轮廓之间只剩下冷然,沉默的如同影子一样跟在李雁初身旁一待就是五年,直到三年前那一场大乱,长公主身死……

  旁人不知道当年之事内情,可谢二夫人却是知道一些的。

  李家姐弟,是对不起韩恕的。

  陛下能容忍韩恕至此,除了长公主临死前的交代,大抵也是为着这份歉疚……

  谢于归听着谢二夫人的话,手指轻掐着掌心眸色晦涩。

  她隐约是记得当年来谢家时,是曾遇到个穿的粉粉嫩嫩笑起来眼睛跟月牙儿似的小丫头,她还替她扎过纸鸢,抱着她翻过院墙,原来那是谢于归?

  谢二夫人回忆着过往时神色有些怅然,等回过神来后就轻叹了声道:“瞧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,那会儿你还小呢,什么都不知道,你怕是都忘记长公主长什么模样了。”

  谢于归扬唇:“我记得的,长公主还带我翻过院墙。”

  然后回来就挨了谢太傅一顿手板,跟着韩恕和昭帝排排站在谢太傅书房外面,顶着厚厚一摞书扎了一下午马步。

  谢二夫人显然也想起那事,忍不住笑出声:“是有这么回事,我还当你年幼都不记得了。”她笑了一会儿才问道:“对了,你祖父可有说过,要不要你大伯父和父亲他们回来用饭?”

  谢于归收回思绪摇摇头:“祖父说陛下和厉王都是私下来访,不想惊动太多人,让祖父陪着他们就是,父亲他们去了反而不自在。”

  谢二夫人说道:“也是,伴君如伴虎。”

  她摸了摸谢于归的手,见她手心冰凉,而且脸色也冻得有些发白。

  谢二夫人连忙将手里的抱炉塞进了谢于归怀里,对着她道:“行了,厨房这边有我盯着呢,你身子本就还没好,赶紧回去歇着吧。”

  “阿来,扶着你家小姐一些,雪天路滑别叫她摔着。”

  阿来乖乖点头。

  离开了后厨之后,谢于归走在谢家园子里时,想起了往年的一些事情,一时间心绪难定。

  她其实很少怀念过去,也不想去想已经过去的事情,可是刚才谢二夫人的话,却突然勾起了她一些年少时的记忆。

  阿来跟在谢于归身旁,察觉到谢于归情绪有些低落。

  她突然停下来,捏了个一大一小两个雪团子弄成了雪人的模样,递给谢于归说道:

  “小姐别不开心。”

  谢于归瞧着那“雪人”,接过之后捏了捏那雪人脑袋,就觉得手心渗凉。

  她缩了缩手隔着袖子将那雪人团在了一起,对着阿来说道:“没有不开心,只是在想些事情。”

  “这京里头人心太杂,事情也多,总觉得做什么都有无数眼睛盯着,让人难以自在。”

  阿来眼睛扑闪扑闪的,不懂谢于归的意思。

  谢于归说道:“阿来,你说厉王突然过来,当真是来看祖父的吗?”

  阿来歪了歪头:“看小姐。”

  谢于归原本只是随口问了一句,也没想着阿来能回答她什么,却没想到阿来会说出这话来,她顿时笑道:“说什么呢,我跟他就见过两次,他看我做什么,我有什么好看的?”

  阿来鼓鼓脸:“小姐最好看。”

  她看的清楚的,刚才那个厉王一直盯着小姐,哪怕跟其他人说话时,隔着那绸子时视线也一直都在小姐身上,不像是那个陛下,来了之后就盯着厉王。

  谢于归却没当回事,只以为阿来夸她,附和着笑道:“是是是,你家小姐我最好看了,阿来也好看,不过说起来这盗皇陵的事情总得想个办法摆平了才行。”

  其实她和韩恕本不该有什么交集的,可是韩恕的眼睛一直不好,他就一直盯着她。

  那皇陵的事情过不去,她就没办法避开韩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  韩恕不是蠢人,哪怕她小心小心再小心了,可万一被他瞧出什么来了,那麻烦就大了,可是连汪鑫阳都觉得棘手的眼疾,想要找人来医治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  谢于归想着想着却又忍不住叹气。

  那谢五爷在江湖上的确认识几个人,可是医道圣手他却未必识得,想要找来怕是还得胡辛去找曹浦暗中联系才行,到时候再寻个由头引荐给谢五爷,顺理成章的带回京城送去厉王府,只是现在洪云被季三通抓了一回,这几天怕不能去找胡辛。

  说来说去,还是得等上些时日才行。

  谢于归捏了捏手里的雪团子,只觉得一脑袋的麻烦,她对着阿来说道:“阿来,你还记得咱们放在大佛寺里的东西藏在哪里吗?”

  阿来点点头:“记得。”

  谢于归道:“你晚些时候去一趟大佛寺,把那些东西取回来,然后将里面的金银珠宝挑出来直接送回厉王府去,夜明珠记得拿回来些。”

  她这已经背了一脑袋的锅了,还被韩恕拿捏着这般憋屈,总不能白背锅了。

  那些金银珠宝都是棺椁里的,韩恕既然已经知道了再拿去卖了不好交代,可夜明珠是墙上抠下来的,上头又没什么标识,克扣几颗回头让曹浦卖了换些银子回来,也好给将来的宅子装扮装扮。

  谢于归是不打算一直住在谢家的,等着顾家事了,就算不立刻离开京城,她也不会住在谢家。

  哪怕她和顾家的事情当中是她受了委屈,可是顾家那个族老有句话却没说错。

  世人对女子苛刻,而她如今不是长公主,没有那般恣意任性的资本。

  谢于归无意挑战世俗规矩,也不想拖着谢家跟她受人指点,留在谢家只会耽误了谢家其他姑娘的名声,况且她也不想一直留在京城。

  韩恕就是个随时可能引爆的隐患,而她留得越久,就越容易被拆穿身份。

  谢于归不敢去赌韩恕知道真相之后会有什么反应,也不想让好不容易才安宁下来的朝廷再生波折,倒不如索性攒点银子早早去了江南。

  那里气候温暖,环境宜人。

  到时候远离京城之后置办个宅子,远离京城嘈杂,喝喝茶钓钓鱼再养几个小美人,提前过上悠闲养老的生活,只要想一想就觉得美滋滋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