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当场“凌迟”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116章 当场“凌迟”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16章 当场“凌迟”

  谢于归面无表情。

  别以为她没看出来这王八蛋就是故意的,关键谢太傅还不明就以一副将她孙女送进官府以正纲纪的模样。

  谢于归坐在一旁挪了挪屁股,总有种被人扒了皮现场凌迟的感觉。

  下人送了些茶水点心过来,谢于归看了一眼,下意识的将甜腻些的红豆枣糕放在了谢太傅那边,而咸味的蝴蝶油酥放在韩恕身旁,然后替他和谢太傅各自斟好了茶后放在二人桌旁。

  “你这东西倒是放的讨巧,王爷不爱甜食。”谢太傅随口道。

  谢于归端着茶杯的手一僵,感觉着韩恕像是在看着她,她眼帘微垂的将手中东西放下后说道:“不过是凑巧罢了,之前见祖父吃过红豆糕,王爷原来不喜欢甜食吗?”

  韩恕透过薄绸似笑非笑:“是不喜欢。”

  谢于归说道:“这蝴蝶油酥是咸味的,王爷可以尝尝看。”

  “本王瞧不见。”

  谢于归默了默,伸手拿了一块蝴蝶酥递给韩恕。

  韩恕嘴角轻扬,拿着那蝴蝶酥咬了一口后,目光却是落在谢于归身上:“味道不错。”

  谢于归强撑着笑脸:“王爷喜欢就多吃点。”

  韩恕轻笑了一声。

  谢于归头皮发麻。

  笑屁啊!

  谢太傅见韩恕拿着那蝴蝶酥像是心情极好的模样,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又将目光落在谢于归身上,总觉得气氛有些怪怪的。

  “王爷先前认识我这孙女?”

  韩恕轻笑:“先前太后寿诞,我与谢小姐在宫中见过一面,也曾说过几句话,谢小姐性子与老师有些相似,我与她说话倒也投契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谢太傅有些恍然,他就说厉王跟谢于归之间瞧着不像是第一次见面,他开口道:“不管怎么说,还是要多谢王爷刚才维护于归,不过您在顾家面前这般护偏袒,怕是等他们离开又得胡思乱想了。”

  韩恕将剩下的蝴蝶酥放在掌心:“您是我老师,谢小姐又是谢家姑娘,我护着她理所应当,倒是顾家那边,他们这般欺哄谢家,老师对他们太过留情了。”

  谢太傅知道韩恕的意思,忍不住轻叹口气:

  “不是我对他们留情,那顾延但凡是顾侯爷亲子,这件事情我都不会善罢甘休,可他偏生和顾宏庆隔着一层,且这次的事情顾宏庆父子也的确是不知情。”

  “那日还是顾谦亲自找上我那孙儿,才能将顾延抓了个正着。”

  “想要牵连顾家容易,可是闹起来后于归难免会被人说她心思狠毒,顾家上下若是拧成一股绳,也没那么容易放于归离开顾家,眼下他们自己先闹起来。”

  “顾家想要撇清干系,又不愿意受顾延牵连,他们自会出头逼着顾延讨好谢家,于归离开顾家也能容易许多。”

  顾宏庆的为人谢太傅是知道一些的,眼下顾延的事情未曾牵连到顾家,他自然不会出头去保顾延,甚至为了怕谢家迁怒还会主动和顾延撇清干系,帮着谢于归离开顾家。

  可要是顾家也陷进来,先不说顾延的事情未必真能将那显安侯府如何,就是顾家那头也会紧抓着谢于归不放,哪怕缠着谢家几日也会让谢于归成为满京城的笑话。

  谢太傅不愿让谢于归陷入那般境地。

  韩恕闻言捻了捻指尖:“那之后老师如何打算?”

  谢太傅道:“义绝是一定要的,免得顾延和于归再攀扯不清,至于其他事情,等于归和他没了干系,他的那些罪名自然有大理寺严审,陛下问责。”

  单就一个欺君,就足以断了顾延将来。

  韩恕闻言也明白谢太傅的意思,他抬头对着一旁淡声道:“谢小姐被顾延这般迫害,只见他断了前程可甘心?”

  谢于归没想到韩恕会突然点她的名,她眸色微冷,她自然是不甘心的。

  外人眼里她不过就是被骗了婚嫁去顾家之后冷待数月,可是她自己却很清楚,原主的一条命可都是落在了顾延兄妹手上。

  全心全意的付出却被践踏进泥地里面,甚至连死都不知道那一场迫害到底出自谁手,只断了顾延前程怎能让她干净,只是谢太傅不是心狠手辣的人。

  谢于归垂着眼说道:“没什么不甘心的,经此一次,他前程尽毁,从此官途无望,就算陛下能放过他擅自回京之罪,顾家也容不下他。”

  “我能从顾家安然脱身已是万幸,只要谢家不被他牵连就好。”

  韩恕见她口不由心,勾了勾嘴角,却也没再继续追问,只是跟着谢太傅说起了其他事情。

  谢于归在旁听了一会儿,见二人话音转到了朝政上面,就想借口告辞,等到了外面谢于归原本是想要离开的,却不想许四隐直接说了句。

  “王爷让您在外面等他。”

  谢于归:“……”

  她一点儿都不想等韩恕,盖因为心虚,也怕被他知道了身份,所以不想跟韩恕有太多来往,可是被许四隐盯着,她却只能候在廊下。

  外头风呼呼吹着,那寒气刮得人脸疼。

  谢于归躲在廊下的柱子边上戳着地上的积雪直叹气,第一百零一次的懊悔她当初怎么就那么想不开,多少来钱的手段放着,干嘛非得去走捷径。

  要不是伤了韩恕被他抓了个正着,有谢家女的身份顶在脑袋上,谢太傅在前撑着,她哪至于被韩恕捏的死死的?

  眼下就算韩恕不知道她身份,她也不敢叫谢太傅知道她偷盗皇陵的事情。

  不然以那老头子的性子,非得拿着戒尺抽死她不可。

  可要是不说,韩恕一直用此事拿捏着她,时间久了万一察觉到什么不对劲,那她非得完犊子不可。

  昭帝被人领着进来时,就瞧见廊下柱子边上蹲着个毛团子,那人像是极为怕冷,整张脸都缩在毛领子里,脑袋也被斗篷盖得严严实实,手上拿着根枯枝在地上戳着。

  她反向画着圈,将雪在中间垒起来高高一堆,再挨个戳出窟窿来。

  也不知道是在跟人生气还是怎么了,伸手捏了一团雪朝着那雪堆上扔过去,却将镯子给抛飞了出去。

  她连忙起身想要去捡,没想到脚下不稳,踩在湿滑的台阶上就是一溜,噗通一声仰躺着就跌坐在了地上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