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一针见血_喜时归
汇集小说网 > 喜时归 > 第100章 一针见血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0章 一针见血

  安阳郡主才不信。

  “这次事情之后顾延铁定落不了好,可有谢家从中周旋,皇叔就算迁怒顾家也不至于夺爵,等回头顾谦得了世子之位,就算有些闲言碎语,身份地位在那放着,对他来说还是赚了的。”

  “说起来最可怜的是谢氏吧,顾谦有什么好可怜的?”

  谢于归好好一姑娘被骗进了顾家,险些被顾延害了,如今更是伤情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子。

  那顾谦跟顾延说不定早就不和,顾延口口声声说顾谦父子害他也未必是假的。

  他一个大男人,只要身份地位高贵,名声差点也多的是人往上凑,要真说可怜,也只有谢于归才是遭了鱼池之殃,顾谦可未必无辜。

  安阳郡主的话可谓是一针见血。

  钱夫人一愣,旁边原本还有些惋惜的几人目光也是古怪起来。

  要真照着安阳郡主这话来说,这位顾二公子好像还真没什么损失?

  顾延显然得罪了谢家,也会失宠圣前,可顾谦今日提前去找谢家就等于是卖给谢家一份人情。

  谢家不会因此事迁怒于他,说不得还会在陛下那边替他和显安侯府说话,免他们遭顾延牵连。

  一旦顾延问罪,世子之位自然会落在顾谦头上。

  他顶多也就是名声有些损碍,可少年英才,又有这般好的身世,还会缺想要将女儿嫁过去的人家吗?更何况将来继承爵位,前程锦云样样不缺。

  哪里就可怜了?

  钱夫人越想越不对劲,跟刘夫人对视一眼:

  “不会吧……”

  难道她们看走了眼?

  刘夫人紧抿着唇,望向顾谦时那丝温和也消散了大半,眉心紧皱。

  安阳郡主哪想到自己随口一言就叫几人多想了,她跟刘夫人她们告辞之后就上了自家马车,准备叫人驾车离开,只翠果突然低声道:“郡主,您瞧外面。”

  安阳郡主掀开车帘朝外一看,就见到那边面如土色惊慌的追了出来的顾临月。

  她顿时一挑眉,她居然把这人给忘记了。

  原本今日只是想来瞧顾临月和翁清宁的热闹的,没想到居然会看到这么一出,又把顾延给抓了出来,她一时间心潮澎湃倒是把正事给忘了。

  翠果说道:“谢大人他们怎么没将她也带走。”

  安阳郡主淡声道:“这事情虽说闹的大,顾延擅自回京也是重罪,可是说到底跟顾临月也没什么关系,谢大人也不好将人带走。”

  顾延欺君,翁清宁私藏顾延也算是犯了大罪,谢柏宗将二人带回大理寺理所应当,可是无论顾延回京还是谋害兰玉荣伤及皇嗣,这些事情都跟顾临月没关系,她顶多也就是个知情不报的罪过。

  谢柏宗带走顾延二人理所当然,可顾临月却没理由。

  况且要真把顾临月抓了,那顾家上下怕是都得入狱,这么大的动静可不是一个大理寺少卿就能决定得了的。

  翠果闻言低声道:“那还真是便宜她了。”

  安阳郡主瞧着顾临月扯着顾谦说话时惊惶无措的模样,笑了一声:“这可不叫便宜她。”

  见翠果不解,她说道,

  “你想想,要是谢大人真把她带回大理寺去,那牢门一关,外头的事情她看不见也听不着,可是眼下她人在外头,今儿个这事又瞒不住,不出半日就能传遍整个京城。”

  “先不说她大哥做的那些事情,就是她之前叫嚣着将翁清宁当嫂嫂,明知道顾延和翁清宁之间苟且却帮其隐瞒,一边占着谢于归便宜一边又百般折辱她的那些话,就足以叫顾临月被唾沫星子淹死。”

  “眼下这情况,她进了大理寺才叫解脱了。”

  谢于归对顾家兄妹可从来都没有半点不好的地方,特别是顾临月。

  她吃的用的穿的花的,哪一样不是谢于归给的,谢于归处处护着她照顾着她,哪怕被她动手所伤也从未曾与她计较。

  之前宫门前,谢于归还维护着她想要替她赔罪,可谓是将一个嫂子能做的事情做到了极致,任谁都挑不出半点错处来。

  可是顾临月呢?

  她明知道顾延和翁清宁那档子事情,却从未曾表露分毫,明知顾延打算陷害谢于归却从未有半点维护之意,甚至还仗着小姑子的身份趴在谢于归身上吸血。

  今日之事一旦传扬出去之后。

  顾延名声尽毁,顾临月和她那个弟弟顾衡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顾延被关在大理寺监牢里还好,至少听不到外间议论,可顾临月还在外面呢。

  她前脚才得罪了昭帝和太后,后脚又干出这种忘恩负义白眼狼的事情,从今往后京中还有谁敢跟她来往。

  顾临月只要一日还在京城,就一日会被钉在耻辱柱上,顾家上下被她所累,光是族人和顾宏庆那一家子就够她受的了。

  往后别说是当什么侯府大小姐,就是能不能留在顾家都不一定,再加上外头那些流言蜚语,到时候顾临月怕是还恨不得能跟着她大哥一起索性进了大理寺监牢。

  翠果原本还有些愤愤不平,可听到自家郡主的话后顿时高兴起来。

  “也是,叫她进了监牢反而便宜她了,这种恶心的人,就该留在外头被人唾弃。”

  “只可惜了顾少夫人了……”

  安阳郡主闻言想起谢于归昏迷过去的模样,低叹了一声,对着翠果说道:

  “先不回府了,咱们去宫里一趟。”

  翠果惊讶:“不是才刚从宫里出来?”

  安阳郡主放下帘子说道:“今天的事情闹开之后,顾家那边未必肯干脆利落的放谢于归离开。”

  义绝跟和离不同,和离是两家不和彼此分开,至少还有表面的体面,可义绝却等于是谢于归“休”了顾延。

  顾家未必肯答应。

  “那个顾延就是个不要脸的东西,指不定回头为着保命死咬着谢于归不放,到时候这事儿还得牵扯到谢家头上。”

  “我进宫去见见皇后娘娘,正好也请个太医去谢家瞧瞧,别给谢氏气出个好歹来……”

  本来这事该去见太后,可太后心软,早前又恩宠了翁清宁一阵子,倒是皇后和翁贤妃不和已久。

  她先去吹吹耳旁风,有皇后娘娘护着,也不至于到时谢家被翁家反咬一口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